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都市淫魔密室培欲】(01-02)作者:姬神
【都市淫魔密室培欲】(01-02)作者:姬神
 字数:8224


                (1)

   5月1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天空万里无云,徐徐地微风拂过早醒的大 地,带着一丝凉意吹在何建斌身上。

   何建斌今年28岁,是一家外科医院的主治医生,虽然主修的是神经学,但 他把外科也掌握的淋漓尽致,得到过不少人称赞,可以说是少见的医学天才。为 此,X医院花了高薪才聘请到这位有为的年轻人,希望他能为医院打出名气,赚 更多的钱。当然,他也没让医院失望,对工作他是兢兢业业,刻苦努力,全心投 入,所以到现在都还单身。

   要说他长得那是十分英俊,菱廓分明的五官,加上187的身高,健康结实 的身体,随随便便就迷倒一大片小姑娘,更不用说有着如同聚宝盆一样的医生职 业,那简直就是女孩眼中黄金王老五。对这样的人,很多女孩都对其追求,也不 少人为其说媒,但他全部都是微笑以对,言说:「现在太早,等两年再说。」委 婉地拒绝了。就这样,有很多人在私下怀疑他,是不是有特殊癖好?或者是性功 能障碍?想到这,不少女孩对此惋惜。当然,这些都不过是外人的猜想,其实真 正的原因,只有何建斌自己知道。

   经过昨夜几个小时的手术工作,此刻的何建斌已经有些倦意,想快些回到家 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他刚把车从地库开出来就被一位女孩给拦下了。

   看着站在车前的女孩,浓眉大眼,挺鼻朱唇,面上轻施粉黛,带着俏皮的笑 容动人的看着自己。长长的秀发垂在她的肩膀,顺着她诱人的锁骨贴在那对巨乳 的深沟里。

   女孩上身是深U衬衣,外面加了一件半身式紧身夹克,可是紧身夹克上只有 一个扣子,所以系上之后便她那对淫荡的巨乳挤压的更加挺拔,好似只要女孩一 挺身就会把两个奶子给挤出来一样十分诱人。纤细地腰肢下,是一件蓝色的牛仔 短裙,仅仅遮住滚圆饱满地屁股,把两条白花花的美腿全部展现给世人观看。
   女孩的脚上穿着一双黑色凉鞋,鞋子的款式非常特别,是那种类似绳子交错 捆绑而成的。穿在女孩子白皙稚嫩的美足上,反倒不像是一双鞋子,更像是绳索 捆绑在她的双脚上,给人一种极其刺激的另类诱惑。

   前面的女孩何建斌认识,她是同医院的护士,好像叫茹芯,但跟她不太熟, 被她拦下来不知道有什么事。于是打开车窗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茹芯看到何建斌伸出头来,连忙跑上前去笑着说道:「哦!没什么。我听说 何医生也住东阳村,所以想搭个顺风车,可不可以?」茹芯说着扭捏起身子,好 似撒娇一般用闪闪发亮的大眼睛盯着何建斌。

   没错,何建斌是住在东阳村,但他此刻有些不想载眼前这个满身骚气的女人。 明明是个已经非处的烂货,让多少人操干过的臭逼,还抱着幻想找一个有钱有实 力不计较过去并深深爱着她的男人。妈的!如果有这样的男人,谁还会娶让人玩 烂的骚货?木耳都已经黑了,还想用它来换取美好的物质生活?

   女人,是水,是柔和地阳光,是温暖地春风,是花儿刚刚绽放地芳香。她们 应该是深爱对方的固有,是帮助对方的力量,是包罗对方的爱意,是对方唯一的 精神所需。她们不应该是满大街奔跑的母狗,只为了享受暂时地欢愉而让任何男 人操干,不惜生下对方的野种,到最后又后悔那个男人给不了自己什么!对于这 样的婊子,何建斌一向都不想理睬。

   「我……」

   「没事,我就在河西下车,不用你送到家,嘻嘻!」

   何建斌刚想婉拒她,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对方打断了,看这意思,对方是有 备而来,不送她回去怕是过不去。于是深思了一下,便说道:「那好吧!实在抱 歉,我今天有点事情。改天我一定送你到家门口。」送你到家门口?呵呵!老子 还可以送进你的子宫里。何建斌心里厌恶地说道。

   一听何建斌答应,茹芯立刻乐开了花,满是感谢。「谢谢你,人真好!」然 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看着坐到副位的茹芯,扭动身子,巨大的双乳随着她的动作不断跳动,真怕 下一秒就从衣服里窜出来。

   「让我来吧!」何建斌实在看不下去,伸手便把安全带给她系上。眼前这个 骚货为了勾引自己也是够拼,卖力演出,不就是系个安全带吗?整得和生孩子似 的。

   看到何建斌给自己系安全带,他整个身子都靠了过来,茹芯满心欢喜。心想 凭借自己诱人的身材,哪个男人看了不心动?今天一定把你拿下,嘻嘻~ 可是下 一秒何建斌就坐回身子,专心开车去了。

   何建斌太懂女人心理了,尤其是这种势力眼的女人,她们极度现实,为了钱 财可以和任何男人操逼。但是一旦你无法满足她们的物质需求,她们会立刻翻脸, 别说什么结婚就没事,那也一样。所以何建斌对于这样的烂货,没有多大性趣。
   在回去的路上,茹芯总是找些话题亲近何建斌,可他就是不接,表现出一副 疲倦的表情,让气氛有些尴尬。

   到了地方,茹芯从车上下来,然后弯下腰身,对着里面的何建斌说道:「谢 谢你送我回来,要不要去我家喝杯茶?」

   喝杯茶?呵呵!你这小骚货,故意低下身子,不就是想让我看看你那对淫贱 的奶子吗?身材很不错,可惜你的「房子」太脏,被多少男人播撒过种子?我可 不想要二手房。于是何建斌微笑着拒绝道:「抱歉!今天怕是不行了,我还有事, 改日吧!」说完一副匆忙的表情开车走了。

   「哎哎~ 哎……哼!」茹芯看着离开的车子,一脸羞愤。「这样都不感兴趣? 你是不是有病啊?哼!」

   车上何建斌一脸焦急的神态,也不全是为了应付茹芯暂时的伪装,而是确实 有些着急。

   昨晚给慧敏的后庭插入了一条灌肠管,想给那浪蹄子洗洗肠道,可是突然接 到电话说有人急需手术,于是何建斌便赶了过来。原本想应该会是一场小手术, 没想到一弄就是一个晚上。想着慧敏整个夜里都被持续的灌肠,因为后庭被堵着, 身体又被束缚,无法排泄的痛楚可能会使她崩溃。也许因为灌进的量太多,慧敏 的肚子已经爆裂死去了?

   不可能,不可以,她现在还不能死,我要让她看着我成功,看着我把她那肮 脏地心理再次重现。让她羞愧,让她后悔,让她真正的屈服。

   怀着焦急的心理,何建斌加快车速,很快就到了家。

   这是一栋很偏僻的别墅,外面高高的围墙,里面有宽敞的庭院,主要建筑是 一座西式的二层楼房,下面还有一间地下室。

   来到门口,何建斌从车子上下来,打开大门,把车开进去,然后迅速的关上 大门,进入了屋子。

   很快,来到了书房,里面的书架上放满了他喜欢的书籍。但此刻的何建斌没 有心思看书,而是直接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只钢笔,把钢笔的笔帽打开,插 入到墙角的一个小圆洞里,扭动几下。

   此后,只听见墙体内不断传出咔咔声,厚实的墙体竟然裂开了一条大缝,还 有光亮从里面透出。

   这是一间密室,是何建斌为他心爱的女人所建,把她囚禁在这里,不停的羞 辱,不停的折磨,不停的对其改造,只想让这个骚浪女人认识到自己当初的错误。 抛弃自己,跟着有钱的男人跑了,这个极度势力的烂货。

   何建斌要让她知道,自己是一个多么恶心的母狗,不是只为了钱,而是彻彻 底底的骚逼烂货,只要是个男人就可以操她,这才是事实。

   走进暗门,墙体再次关上,何建斌顺着走廊向下走去,在不远的尽头,看到 一扇厚实的铁门,他走近铁门,在把手上输入密码,推门进入了。

   「呜呜~ 呜~ 呜呜呜~ 」

   一进入里面,就隐约听见一个女人的呻吟声。羞愤的哀嚎夹杂着无助的呐喊, 还有一丝美妙的愉悦在里面,不知道这个女人正在经历着什么。

   拐过一个弯,来到了其中一个房间门前,听着里面传出的奇妙声音,何建斌 算是松了一口气,随后把门打开,走了进去。

   「呜呜呜~ 呜呜~ 呜呜呜~ 」

   此时,只见在不大的房间中央,跪着一位美丽的裸体长发女人。她的双臂被 束缚皮带紧紧地捆绑在身后,而束缚皮带又被房上的绳索拉紧,迫使女人的手臂 在身后被高高吊起,所以使得她不得不奋力的弯下身子来缓解手臂带来的痛苦。 可是就算这样,她也依然无法舒服。因为在女人的胸前有着一对超级惊人的爆乳, 两个巨大奶球像两个沉甸甸地西瓜一样滚圆挺拔着被绳索束缚拉扯。乳房根部因 为绳子的收紧使得双乳异常滚圆,爆凸而出,白皙的皮肤此刻变得紫红透亮,甚 至可以看到里面洁白的乳汁。两个坚挺的乳头,被结实的鱼线绑住拉到对面的墙 上,连带着两个乳房都被吊起,异常痛苦。她的双腿被皮带紧密的束缚着,只能 以跪坐的姿势保持着前倾身子的难受动作。

   在她下体,一根粗长的管道从旁边的机器伸出,插入女人的后庭。管道内绿 色的液体还在缓慢的涌入她的身体。虽然此时她的肚子已经大的离谱,好像是怀 孕十月的女人,可是机器里的液体依然在不断的送入。

   「呜呜~ 呜~ 」女人一脸痛苦,不断的留着眼泪呻吟。

   蜜穴的里按摩棒已经不在震动,这倒是让她欣慰不少。不过她还是不敢放松 警惕,因为那根按摩棒它是随机的,说不准哪一会儿就开始工作。巨长的棒身布 满颗粒,棒身顶端带有探针,有时会深深地插到她的子宫里不停放电,刺激着女 人不断浪叫呻吟。

   女人十分害怕蜜穴里的那根东西,因为她无法掌握它的运作规律,什么时候 抽插?什么时候震动?什么时候放电?还有什么时候搅动?她对此完全不知。只 有在按摩棒工作之后,蜜穴不断传来的感觉中她才能知道【哦~ 它在搅动抽插! 】粗大的棒子变身扭曲的阳具,旋转震动着不断抽插女人的蜜穴,弄得女人淫水 泛滥,浪叫连连。

   【哦!~ 它要进来了~ 呀~ 不要~ 哦~ 进来了~ 啊~ 啊啊啊~ 】就在这时,
 按摩棒又深深地插进女人的蜜穴,直达最深处,突破狭窄地子宫口,插进女人敏 感的子宫里。圆滑的探针,在到达女人的宫内后持续释放去出一股股电流,刺激 着女人不断仰头浪叫。

   虽然电流是十分微弱地,可是毕竟在女人的体内,而且还是在最敏感地子宫, 所以对于这个女人来说,依然是非常痛苦的。

   按摩棒刚刚给与了她一丝快感,让女人可以在这紧密的束缚中享受到一丝的 愉悦,可是立刻就被突然的电击带人深渊,那种从天堂瞬间跌入地狱的感觉,让 她几乎疯狂,恨不得立刻死掉。女人想过死亡来摆脱这一切,咬破自己的舌根, 想以此来结束生命。可到最后时刻被何建斌发现并医治过来,从此,女人的嘴巴 便再也没有获得过自由。

   平时嘴巴里都是塞着一个红色口球,上面布满小孔,失控的汁液不断从小孔 中流出,顺着下巴滴落,经过滚圆的双乳落到地上,显得女人淫荡至极。有时也 会插入一根粗长的假阳具,深深地进到她的喉咙,让她一阵恶心。甚至还有的时 候会因为强迫女人进食而插入管道,让流食不断灌进她的胃里,以此来保证她可 以继续活着。反正除了何建斌想要女人口交之外,其他时间,女人的嘴巴里都是 一直被塞着东西,让她不能再做出那样的自杀行为。

   女人现在也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没有死掉?如果死掉了, 她就不会再受这样的折磨。现在的她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还被一根管子深深的 插进胃里,不断输送着流食和水分,保持着她年轻的生命。可是这样的生命,这 样的身体,是为了满足那个变态的欲望而存在着。他一有时间就会来折磨、羞辱、 奸污自己,她真是受够了,可是自己却无法逃脱。

   何建斌看着眼前的女人,跪在地上不断呻吟,前倾着身子,一脸痛苦。地面 上,因为女人的口水不受控制不断滴落已经一片泥泞,混合着她的汗水,发出一 阵难闻的味道。

   「没想到经过了一个晚上的灌肠,你这条淫贱地母狗还活着?」何建斌走近 眼前的女人,用言语羞辱着她。

   女人听到何建斌的声音,吓得浑身一颤,疲倦着抬起头来看着他「呜呜~ 呜~ 呜呜呜呜~ 」

   女人害怕何建斌,害怕他还有什么变态的手段来折磨自己,害怕他不会把自 己身上这些变态的东西去掉,让她继续痛苦着受尽折磨。她实在太难过,实在太 痛苦。肚里被灌满了药剂,涨得滚圆,已经到达极限,害怕再灌入的话,肚子就 会爆裂。她痛苦的满身是汗,不断哀求着眼前这个变态,希望他快点把后庭里的 东西拔出来,她要排泄。此刻的肠子因为疼痛变得经常痉挛,就连各个内脏都好 似被灌进了那该死的液体,撕裂一般的疼痛。

   「呜呜呜~ 呜~ 」女人不停地对何建斌发出哀求的声音。

   何建斌看向女人的肚子,滚圆硕大,爆凸挺拔,上面的皮肤因为极度的紧致 而变得透明,里面肠道的轮廓甚至连内脏器官都看的清清楚楚。再看女人的表情, 十分痛苦,用哀求的眼神不断向自己求救。

   其实何建斌是不希望这个女人死的,他还要让这个淫贱的母狗认识自己的错 误,知道自己就是那种是个人都可以操的骚货、破鞋。所以他才会急匆匆的赶回, 害怕出现意外。

   何建斌看到女人的肚子时,知道她已经到极限,所以早就有帮她排泄的想法。 可是不知为何,每次看到这条淫贱的母狗,心中的怒火就莫名燃起,他就是要羞 辱她,就是要让这个淫贱的骚货慢慢沉沦,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骚浪,变成一只随 便让人玩弄操干的母狗。

   「怎么样?舒服吗?」何建斌故意问道。

   「呜呜呜~ 」女人不停地点头,她知道何建斌想要这种效果,让自己承认是 骚货,是母狗,是什么人都可以玩弄的臭逼,男人给与的一切都是快感、舒爽的。
   明明知道眼前的女人只是因为痛苦而屈服,不是真心的意愿,但还是让何建 斌心里泛起一丝快感,于是他慢步走到女人身后,抚摸着她挺拔光滑地屁股说道: 「虽然知道不是你的真心,但为了让你真正了解自己的低贱,就先让你活着吧。」 何建斌说完,打开了禁锢住女人后庭管道的锁扣,然后抓住那根管道,猛然一抽。
   「哦呜~ !!!!!!!!」女人随着后庭的空虚,肚子里膨胀的液体疯狂 冲出,肠道痉挛的痛楚加上得到释放的快感,淹没了女人的理智。她翻着眼睛仰 头浪叫,很快便昏死过去。

                 (2)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安放在浴缸里,虽然双臂依然被束缚皮带 禁锢在身后,但双腿和嘴巴现在已经得到了解放。她试着扭动身子,却发现自己 的双乳被一双大手紧紧的包裹着。滚圆硕大的奶子在男人手里不断被揉搓变化着 形状;有时还会被男人压住乳根不断向前挤压,把内部洁白地乳汁榨得喷射而出。
   「哦~ 呀哦~ 好舒服~ 射出来了,奶子……呀~ 被弄得好舒服……哦~ 」女
 人不停的娇叫着。

   看着女人的双乳像喷头一样射出数道洁白的乳汁,洒落在浴缸的清水里,何 建斌轻笑着侮辱道:「淫贱的女人,终归是淫贱的女人,连心里、骨子里、灵魂 里都是骚浪的。」

   「嗯~ 好舒服~ 啊呀~ 奶水喷出来了~ 哦~ 用力~ 呀~ 射的好远~ 」女人用
 极其妩媚地声音诱惑着身下的男人,他想要这种结果,那就给他,这样至少他不 会再用变态的手法玩弄自己,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下。女人这么想着。

   怀里的女人不停呻吟着扭动娇躯,时而挺起胸膛,让她的奶子更加挺拔,好 让何建斌的双手更加随意的把玩、挤弄,场面十分淫靡。

   这个女人叫唐玥,曾经是何建斌的女友,然而在何建斌打算出国留学之后, 唐玥就提出了分手。那时候的何建斌还一无是处,只是一个勤奋地屌丝大学生, 所以并没有什么可以留下唐玥的本钱。唐玥找了一个又高又帅又有钱的男人,是 比她大五岁的公司高管,每天和他花前月下,过着快乐的日子。这看在何建斌眼 里非常懊恼也非常不甘,虽然怀着遗憾破碎地心灵,但何建斌还是祝愿唐玥能过 上幸福的生活。此去加拿大四年之久,回来时再遇到这位难以忘怀的情人,已经 完全变了模样。她已经和一位51岁的老男人结婚,并且还生下了一个孩子。当 初何建斌见过的那位男士,在唐玥生活中消失了。如同自己一样,被唐玥抛弃了。
   当再与那位男人相遇时,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原来这位勤劳的高管,由于工 作出众升迁职位,经常出差在外,一个月都回来不了几次,所以唐玥感到寂寞了。 她开始和男人闹矛盾,很快便提出了分手,如同何建斌一样,成了唐玥遗弃在角 落的物品。后来她又找到一个暴发户,经过半年的相处就结婚了。

   走在无人地街道,满是心事的何建斌不断思索着,唐玥为什么会嫁给一个秃 顶而且还有三个孩子的老男人?自己和那个高管男都比不过一个老男人?若论外 貌,自己胜过那个老家伙百倍,连那个高管男都比那个老东西强,可是唐玥却选 择了和那个男人结婚。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财力?可是唐玥应该知道什么是潜力股吧?就算当初自己不济,可是 那个高管男人他的未来却是一片光明,如果换算一下,高管男的收入到达秃顶男 年纪的时候,其财力甚至可以超越那个恶心的秃头。想来想去,最后他得出的结 论就是,这些都不过是虚伪地借口,唐玥根本就是一个欠操的骚逼?所以才会和 好男人分手,去找一个可以天天日她浪逼的恶心男人。她就是欠操。

   得出的结论让何建斌满心愤恨,原来和自己分手不是因为什么原因,就是没 有经常操干她的骚逼,所以她寂寞了,她空虚了,于是找了各种理由分手。
   原来如此!

   想到这里,何建斌不禁对着天空深深叹息一声,对自己的遭遇感到十分可悲。 就是因为没有经常操干自己的女人,所以她跟了别人,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可耻!可恨!可恶!何建斌要让这个骚浪的女人痛苦,要让她臣服在自己的胯下, 不停渴求着肉棒,让她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于是在一次相遇后, 他迷晕了唐玥,并把她囚禁在这里。为了不让警察怀疑,他甚至上演过一出痴情 男子的戏码,跟医院请了长假,满城风雨的寻找唐玥,到处贴寻人启事,最后在 警方毫无线索的劝告中,他隐没在黑暗深处露出了奸诈地微笑。

   作为已经是母亲的唐玥此时变得十分有韵味,不但身材比以前更加火爆,连 思想也开始成熟。已经嫁人的少妇,有一种贤妻良母的味道。可是在何建斌眼里, 这些都不过是这个贱女人的伪装,她内心淫荡,渴望男人的性爱,希望男人的鸡 巴每天操干她数遍,干得她翻起白眼,连连求饶才是这个女人的本性。

   经过连日的折磨,唐玥开始主动向何建斌求欢,把放荡的一面展现在这个希 望自己淫荡的男人面前。可何建斌知道这根本不是她的本愿,这不过是在痛苦折 磨下的被动屈服,他希望看到的是唐玥骨子里的骚浪、本能的低贱。于是命令道: 「坐上来。」

   「嗯~ 哦~ 是的~ 老公~ 哦~ 」唐玥挣扎着站起身子,调整一下姿势,面对
 着何建斌把屁股没入水中,对着竖起的巨物慢慢坐了下去。

   「哦~ 好大~ 啊~ 好涨~ 里面被填满了~ 啊~ 哦哦~ 」唐玥不断挺动着身子,
 让何建斌的肉棒在蜜穴里进进出出,不断操干自己。鼓胀的奶子因为刚才被何建 斌的揉搓,带着数道指痕不断甩动。

   明明知道她是装出的妩媚,可何建斌心里还是有了一丝快感,但却说道: 「装得再清纯,也不过是个淫贱的母狗,为什么不把真正的本性拿出来?」
   「哦~ 好爽~ 好涨~ 里面舒服死了,对~ 啊呀~ 玥儿是母狗~ 很欠操~ 哦~
请主人~ 操死母狗吧~ 啊~ 哦~ 」唐玥说着,身子大幅的起落,让何建斌的鸡巴
 插的更深,顶的自己不断颤抖,浪叫呻吟。

   可是此刻的何建斌怒了,他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恶心的伪装,一把推倒唐玥, 压住她的身子,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你这个贱人,还在卖骚,本来就是个烂 逼,那么想让男人操干,却还装作贞洁烈女。操!」

   刚才还在享受自己身子的男人,竟然瞬间变了嘴脸,可见他已经看出了自己 的伪装,唐玥也不在掩饰,她试着挣扎一下身子,发现根本无法逃脱何建斌的控 制,于是恨恨地看着何建斌说道:「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爱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根本不懂!」

   「爱?我不懂?那当初和我的关系又是什么?」何建斌恨不得撕碎这个女人。
   「以前我们的确爱过,但那是过去了,现在我已经嫁人,啊~ 」唐玥正在说 着,突然感觉左乳被抓住大力的搓弄。「呀~ 好痛~ 住手~ 哦~ 不要~ 太痛了~
奶~ 啊~ 奶子~ 要爆了~ 啊呀~ 哦~ 」

   狠狠抓住撒谎女人的奶子,想以爱的名义把自己淫贱的一面洗清,她想的太 简单。

   何建斌此时的怒火已经到达边缘,他要发泄,要撕碎这个女人。

   双手抓住唐玥的的双乳,用尽所有的力气,用力的挤压揉搓,把里面洁白的 乳汁压榨地喷射而出,洒在他的胸膛上。何建斌舔舐一下甘甜的奶水,内心的兽 欲终于爆发,一把翻过唐玥的身子,让她趴在浴缸上,抱着纤细的腰肢,把肉棒 狠狠地插入。

   「啊~ 哦~ 好深~ 呀~ 顶到了~ 呀~ 好酸~ 腰好酸~ 呀哦~ 被操了~ 啊~ 」
 唐玥被操干的不断娇叫。

   何建斌把手伸向唐玥不停晃动的奶子,抓住,「干死你个骚货!」用力的挤 弄,把一股股奶水榨出,听着她不断哀求。

   「呀~ 不要~ 不要挤了~ 哦~ 操我吧~ 别再挤了,好痛~ 哦~ 没有了~ 哦~
没有奶水了~ 呀啊~ 」唐玥痛苦着扭动身子。

   肉棒被温暖地蜜穴紧紧包裹,随着抽插出入流淌着浓浊的白浆,下体与下体 的不断接触,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哦~ 不要~ 操我~ 用力~ 操死我~ 呀~ 不要挤~ 奶水没了~ 哦~ 顶到花心
 了~ 呀~ 好酸~ 好舒服~ 哦~ 」

   随着何建斌的操干,唐玥也渐渐感到了快乐,不光是蜜穴的舒爽,还有嘴巴 的舒适。因为前几日的行为,连着半个月嘴巴都没有被释放过,每天含着口球、 按摩棒、管子,难受至极,现在终于可以自由的说话,她太开心了。

   为了让肉棒在自己蜜穴里能感受到足够的快感,唐玥不停扭动腰肢,伴随着 迷人的呻吟浪叫何建斌终于快要到达高潮。

   「哦~ 你这个淫贱的骚货~ 哦~ 让人操了那么多次,生了孩子,小穴竟然还
 那么紧,真你妈的骚~ 哦~ 啊~ 快~ 接着扭,老子要送给你礼物,哦~ 」
   「啊~ 啊~ 好深~ 啊~ 用力~ 啊~ 操死我了~ 哦~ 好深~ 呀~ 哦~ 要进来了
~ 我死了~ 哦~ 啊呀~ 要死了~ 哦~ 哦~ 哦~ 呀……!!!呜!」
   随着两人一声亢奋地叫喊,双双进入了高潮。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