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叹息的蔷薇】(61)作者:墨染空城
【叹息的蔷薇】(61)作者:墨染空城
字数:5659


              第六十一章降生

  第二天晚上,陈总洗完澡走进卧室,看到依晗像往常那样靠在床屏上看书,一边听着胎教的音乐,脸上神情无比安详,泛滥着母爱的光辉。

  陈总躺到她身边,把手伸进睡衣之中,轻柔地抚摸着她圆滚滚的肚子。依晗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嫣然一笑,「你感觉到那小东西刚才踢我了吗?」

  陈总点了点头,心头一阵激动,能娶到这样一位贤惠的妻子,原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偏偏她会发生了那种事情呢?要不然陈总现在别提有多开心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人生再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了。

  陈总暂时抛开内心的纠结,掀起依晗的睡衣,一口把她的乳头含进了嘴里。
  依晗低呼了一声,手掌轻拍了一下陈总的头,「要死啦,妈还没睡呢,我刚才还听到她在外面收拾东西,让她看到岂不是羞死人了。」

  陈总嘴里唔唔两声,「她看到了也没关系,咱俩是夫妻,没亲热才叫不正常呢!」说完继续吮吸起来,还把手顺着大肚子滑进了下面那条狭小的缝隙之中……依晗呻吟了起来,手上的书本掉落到床上,她舒服的闭上眼睛,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陈总的头发,「讨厌,你再这样人家待会想要啦!」

  陈总将她另一边的咪咪往上一推,「晗晗,我要你尝尝自己奶水的味道,我要你舔自己的奶头,那样我看了一定会更加的兴奋,待会才可以干得更起劲!」陈总坏笑着说。

  看着近在咫尺的奶头,依晗羞得满脸晕红,拼命地摇着头,「哪有人舔自己咪咪的,那样也太羞人了,人家才不要……」

  「你不舔杰森可要生气咯,他生气的后果有多严重你应该最清楚了。快点,我知道你内心其实很淫荡的,一定早就想试试看了,那些贫乳的女人想试都没办法呢,也只有你这种大咪咪才有这个机会!」陈总将柔软的大咪咪用力往上一推,乳头就顶在了依晗的嘴边。

  依晗犹豫了好几秒,最终只能无奈地伸长舌头舔吸着自己的奶头,这种感觉确实既羞人又刺激,原来奶头含在嘴里的感觉是如此迷人啊,还有那一丝丝射入口中的奶水味道……以前自慰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要这么做呢?看来我真是太缺乏想像力了。

  没人能比自己更清楚身体上的敏感部位了,她的舌尖很快就让奶头兴奋地勃起,快感就像电波一般蔓延到了全身。再加为陈总也在吮吸着她另一边的乳房,她发现自己的小穴是越来越湿了,底下就像有一团烈火在雄雄的燃烧着。

  陈总掏着她小穴的手指全都湿透了,他明白时机已到,扶着依晗坐了起来,让她转身背对着自己趴在床上,「这种姿势就不会压迫到你的肚子了!」说完扒下了她的内裤。

  依晗有些扭捏地转过头来,「你先把灯给关上……」

  「咱俩亲热什么时候关过灯啦?你这个小骚货,这个时候还扮纯情?」陈总脱下短裤,挺着肉棒准备冲锋陷阵。

  「人家现在的身材不好看,我、我怕你看了笑话我……」

  「哼,我最喜欢你的大屁股了,一看鸡巴就硬得难受!」说完迫不急待地把肉棒插进了她的小穴抽动起来。

  就这样干了一会,依晗小声的说,「你可以再用力一点,不用那么小心,我现在都八个月了,不会有影响的。」依晗感觉不是太给力,达不到心理上的预期,因为她的欲望已经压抑了好久,这个时候需要充分的宣泄。

  「这个时候更加不能出差错,绝对不可因小失大。你这个骚货,是不是觉得不够爽啊?是不是很怀念以前那几根玩具啊?还是想让我用鞭子抽你?放心,等你生完小孩咱们继续玩个够!」

  「讨厌,不要总是叫人骚货啦,听着怪不舒服的。你这样小心翼翼地插我,真的没感觉啦,还不如你帮我舔呢……」依晗不好意思的说。

  「哼,还说自己不是骚货,其实就是个……嗯,想爽还不容易,你忘了咱们有很多秘密武器呢。」陈总拉开抽屉,从里边取出跳蛋和乳夹。这个时候他可不敢把震动棒用到依晗身上,免得影响了胎儿。

  依晗羞得直摇头,「不行啦,妈在家怎么可以玩这个,到时一定会让她听见的,特别是那个夹子……我、我不喜欢。」

  陈总笑着把房门给反锁上,「这样不就没事了?这么长时间没有释放一下感情,我还真担心把你给憋坏了,今晚就让你疯狂一下,不过要注意控制好情绪哦,不能过于激动。」

  陈总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依晗的半推半就之下,将乳夹又一次夹在她两边的乳头上面,接着一边从后面干她,一边用跳蛋刺激着她的阴蒂。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我是不是比那两个男人更加厉害呢?我的鸡巴也许没他们大,但我绝对比他们更加会玩,你说对不对?」陈总肆无忌惮地玩弄着她。

  「咱俩做爱的时候为什么总要提到其它男人,这又没有什么可比较的……你、你是我的老公,是我最亲密的男人,他们、他们只是禽兽,啊……轻一点……」
  「我必须维护身为老公的尊严,我必须将他俩从你的脑海中彻底的抹去,我不希望每一次做爱你的头脑里都会浮现出他俩的身影!你的身心注定只能属于我一个人!说啊!我是不是更厉害?

  可怜的依晗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兴奋中夹带着痛楚,偏偏又不可以叫出声来,只好用手掌拼命捂住嘴巴,但喉咙里还是发出了欢快的唔唔声。

  陈总干到兴头上,将她上身往后一拉,双手伸到前边抓着乳房不停揉捏,时不时还故意扯动着乳夹,依晗措不及防,呀的一声叫出声来!

  陈总赶紧停止了动作,依晗也紧紧捂住了嘴巴,两人侧耳聆听着门外的动静,生怕让素云听到了什么动静。幸亏没有听到脚步声,陈总又继续抽动了起来,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和乳夹上清脆的铃铛声不绝于耳。

  完事之后,陈总小心翼翼地扶着依晗平躺在床上,生怕一不小心压迫到了肚子。依晗紧紧拉着陈总的手,脸上红扑扑的甚是娇艳,「老公,人家刚才好爽啊,可是又不敢叫出声来,真难受。下次你再这样操我好不好?自从我有了身孕,咱俩都好久没有这样尽情的做爱了。」「好,下次我继续狠狠地操你这个小婊子!来,我先帮你增加点营养!」陈总骑到依晗头上,用那根黏乎乎的肉棒拍打着她的脸颊。

  依晗白了他一眼,「讨厌,干嘛这样子叫人家啦,难听死了。」依晗张开小嘴,任由陈总的肉棒在自己口腔里横冲直撞,不久陈总就一泄如注了。

  依晗克制住强烈的反胃,硬是把满口的精液吞进了肚子里,躺在床上呼呼直喘气。陈总靠在她身边,手指拨弄了几下乳夹,「这玩意跟你真是绝配,今晚带着它睡觉,不许摘下来。」「不要啦,它夹得我的乳头好疼,人家将来还要给宝宝喂奶的,你就不怕把我的乳头给夹坏啦?」依晗苦着脸说道。

  一听到宝宝二字,陈总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轻轻将两个乳夹取了下来。依晗呻吟了一声,「讨厌,你看人家的奶头都被夹扁啦,你还不快点安慰她们一下。」陈总低下头,在那两颗被夹得变成了紫红色的乳头和乳晕上又舔又吸的,还顺手把跳蛋塞进她的阴道之中。

  在嗡嗡的响声之下,依晗再一次呻吟起来,她皱着眉头艰难地把陈总的手推开,拉出了阴道中那颗湿渌渌的跳蛋,「今晚够了,我想好好休息一会,情绪太兴奋我怕对胎儿不好。」陈总点了点头,「那我就先放你一马,下次再好好收拾你这个欠操的小婊子!」陈总在她脸上吻了一下,把被单小心地盖在她身上,转身上厕所去了。

  依晗幽幽的叹了口气,心情变得有些复杂,一边回味着刚才性爱的美妙,一边在想老公怎么变得越来越粗俗了?在床上总是喜欢用脏话骂自己,这夫妻间也该有点最起码的尊重吧?好在他白天对自己还是温文尔雅宠爱有加,只是在做爱的时候才会变得有些不可理喻,唉,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他该不会是A片看多了吧?

  时间过得飞快,不久之后一个漂亮的女婴就在产房里呱呱落地了,陈总和依晗终于盼来了自己的小公主。全家老少别提有多高兴了,全都围着宝宝转,素云第一时间拍了相片通过微信发回了株洲,陈总的母亲看到孙女出世,病情都好了几分。

  接连几天陈总家里都是门庭若市,亲朋好友轮流过来祝贺,各种奶粉、营养品都快堆积成山了。比较意外的是,小李并没有过来,只是打了个电话给陈总送上他的祝福。

  陈总「老来得女」就别提有多开心了,白天时不时就打电话回家询问女儿的情况,晚上虽说有丈母娘帮忙照顾,只要一听到女儿的哭闹声,陈总还是会第一时间冲进房间,生怕会出什么差错。素云母女相视一笑,虽说陈总的表现确实是一个模范女婿、模范丈夫,但未免有些小题大作了,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这句话果然一点也没错,女儿还没有满月就已经体现出来了。

  这天依晗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的,「哲航,你的身份证放哪了?抽屉里找不着,我明天想帮你到银行去开个户头!」依晗叫了几声,陈总在浴室里洗澡没有听见,还边淋浴边大声的哼着歌曲。最近他的心情好极了,终于迎来了心爱的女儿降生,时不时的又可以跟丈母娘鬼混,确实有几分人生赢家的感觉。

  依晗撇了撇嘴,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自己走到衣橱旁边,把手伸到陈总的西服里边四处摸索着。很快就在内袋找到了他的身份证,咦,裤袋里怎么有包硬梆梆的东西?

  依晗随手将它掏出来一看,居然是一盒三件装的避孕套,而且外包装薄膜也已经拆开了!!!依晗愣了一下,用颤抖的手指把盒子打开。她屏住呼吸往里边一看,只剩下两个套子!她的眼泪不自觉地刷刷往下掉,要不是及时捂住了嘴巴,依晗一定会失声痛哭的。

  他俩自从交往直到结婚,从来就没有使用过避孕套,更何况现在依晗怀有身孕,就更加不需要这玩意了。陈总随身带着避孕套干什么?当然只有一种解释,他有了外遇!依晗手脚一阵冰凉,无力地坐到了床上,整张脸孔都是苍白的。
  婚后的生活一直挺甜蜜,陈总对自己百依百顺又温柔体贴,依晗一直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没想到陈总居然瞒着自己在外边玩女人?

  究竟是谁?是他公司的女同事,还是他身边的朋友?他究竟瞒着自己多长时间了?是在结婚之前,还是从自己怀有身孕才开始的?难道他单纯为了发泄欲望在外边找的小姐?找小姐还需要自带避孕套么?依晗也不清楚,她只觉得内心一阵悲苦,就好像瞬间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

  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么?之前和两个男人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所以报应很快就来了。陈总也不是省油的灯,毕竟他在外面闯荡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啊,只有自己还在天真的以为老公是个用情专一的好男人,从来也没有怀疑过他的忠诚。

  怎么办?老公很快就会从浴室里出来,我要跟他摊牌么?当面质问他究竟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自己,还是跟他大闹一场双方彻底撕破脸皮?趁着母亲在家,她一定会站在自己一边,可以好好的把陈总修理一番。母亲那么泼辣,一定会把陈总那点小秘密全都给刨出来。

  可是……可是我很爱他啊,我还想跟他好好过日子,不想因此就跟他分开,也不想我们生活上产生裂痕。依晗的直觉告诉自己,陈总还是非常疼爱她的,这从平时生活中的细节就可以察觉出来,陈总的心还一直牢牢的系在自己身上。
  也许是因为这半年来性生活不是太系统,让哲航太过郁闷,憋得难受不得已才到外面找了小姐吧。依晗不断为陈总寻找着借口,也许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对陈总有所亏欠,觉得自己对不起陈总在先,自己不也被两个男人玩弄过么,这样双方就算扯平了,我也可以稍微减轻一些心头的负罪感。

  只要老公还深爱着自己,偶尔偷腥我就睁只眼闭只眼吧。只能怪自己之前太过大意,低估了男人的欲望和对异性的抵抗能力。接下来我一定想办法在房事上多多满足他,一定有办法把他给拉回来的,依晗有这个自信,她清楚陈总对她的身体是多么的迷恋。

  浴室的房门打开了,依晗赶紧抹干净脸上的泪水,把那盒避孕套塞回到裤袋里,匆匆把衣橱的推拉门关上。她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拿着毛巾迎上前去,替陈总擦拭他湿渌渌的头发。

  经历婚前那场阵痛,依晗发现自己越来越懂得隐藏内心的真情实感,越来越懂得伪装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

  虽然依晗下定决心要原谅陈总一次,但这不代表她打算放任陈总为所欲为,她还是很想知道究竟是谁趁人之危,抢占了老公另一半的位置,她非常想知道谁有那么大的魅力。无论是好奇心驱使,或者是自尊心她都必须偷偷的追查下去,她必须扞卫自己的家庭,来之不易的幸福绝不能拱手让人。

  可怜的依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跟老公偷情的居然是自己最敬爱的母亲!那些避孕套就是老公为了爆丈母娘的菊花才买来的。这就是天意弄人么?依晗为什么如此命苦?

  自打妻子怀有了身孕,陈总推掉了晚上大部分的应酬,晚上几乎都在家里陪着自己,他根本没机会出去找小姐啊。如果他想偷腥的话,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公司的女同事了。会是谁呢,难道就是之前小李提到过的那位人事部经理?

  依晗自问不是太精明,挺着个大肚子也不可能天天到陈总公司去查岗,也许是该动用一下闺蜜的力量了,Sucy这方面绝对比自己强多了。

  Sucy义不容辞的接受了这份重任,还表示天下就没有她挖不出来的秘密。没想到一个月过去了,无论Sucy动用多少关系,在陈总公司安排了多少的眼线,始终挖不出任何的瑕疵。他在公司简直就是一名模范,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在员工口中是一名好领导,而且从来不乱搞男女关系,从来不利用职权干一些潜规则的事情。他甚至连女秘书都没有一个。

  这天晚上,依晗到Sucy家过夜,两人依偎在一起说着私己话。Sucy叹了口气,问依晗是不是多心了?她在陈总身上简直就找不出任何出轨的痕迹,天下最称职的老公就是他了,Sucy表示她已经无能为力,她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直觉。

  依晗听后也不知是喜是忧,她发呆了好一会,「那你说他裤袋里的避孕套究竟是干嘛用的?难不成男人打手枪还需要戴套?」两人对视了一眼,忽然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在床上滚成了一团。

  Sucy抹去眼伯和泪花,「你暂时不要自寻烦恼了,先把这件事当成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吧。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你的老公其实是个GAY,他的避孕套是给男朋友用的,嘻嘻。」「我对他的性取向从来不曾怀疑,他在床上对我都不知有多痴缠呢。不过话说回来,他跟那个小李关系确实非同一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比我还多,搞不好真的有一腿,那我也只有认了,这种奇葩事都会叫我给碰上,哈哈!」依晗又一次笑得抱紧了肚子,生怕影响到里边的小宝宝。

  这件事就这样无疾而终了,两个美女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陈总偷情的对象原来一直就潜伏在依晗的身边,而且还是她最亲密最信任的那个人……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