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逆天道】(4.3)【作者:大魔鬼王】
【逆天道】(4.3)【作者:大魔鬼王】
字数:13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名门正派

  在九天玄女白玉灵的带领下,各大派一路追击,但到了一处山壁下面,就彻底失去了须弥幻境的踪影!白玉灵看了看周围,说道:「众人退后!」她发号施令,自然而然的一种威严,虽声音不大,但没有人抗拒,都向后退开去。只见她随手在空中比划几下,凭空出现一个符咒,「破!」玉手向前一送,印在山体上!「呯!」「轰隆……」整个山体发出震人心肺的响声,真是地动山摇,山上大块的石头崩落,至纯,苍松等各派高手纷纷出手抵御!或击碎大块的,或设结界保护,好一会儿烟尘才散去!

  「哦……」「啊呀!」看清山体的人,陆续发出惊讶之声!只是轻轻的一下,山体竟然被打进去七八丈深,一个巨大的手掌印!「阿弥陀佛!」至纯口宣佛号,向白玉灵道:「娘娘,这山被打开如此深,却还未见须弥幻境门户的踪迹,恐怕那些妖人们是以传运直术,从这里走了,这里并非是其门户!」「无量天尊,大和尚之言有理!」苍松也附和着,白玉灵面无表情,说道:「昔日须弥幻境的门户确实藏在此山中,可也未有如此之深!」说话间想起了被修龙宗淫辱的日子,纵然早已经回归神位,白玉灵心里还是起了一阵波澜,转瞬即逝……

  「娘娘,下一步该怎么办?」冰雨心说道:「秀灵的状况有些不妙!」白玉灵转身到了白秀灵身边,看了一眼,说道:「她功力损伤太重,需要调养!」对冰雨心道:「先带她回去修养!另外,明臣舜现在受创严重,可命各派遣出人手,在山中搜索!他的状况,最多不会转出三十里!」「谨遵法旨!」众人正要行事,她又道:「对了,告诉去搜寻的弟子们,无论如何不可掉以轻心,更不可落单!一发现敌情,即刻通报!」众人各自去准备,白玉灵来到白秀灵身边,握住她的右手,暗运玄功,一股温和醇厚的内力,缓缓的进入白秀灵脉络!白秀灵只觉得本来已经要散架的身体,瞬间松弛下来,四肢百骸无不舒服!「这是白玉灵在治疗自己所受内伤!」白秀灵当即明白,自己和白玉灵本是一体,虽然她已经回归神位,但依旧和自己脉络相同!以她的功力给自己疗伤,功力自然的融入,毫无违和。

  「好了,你的经脉受创严重,先帮你稳住伤势,等回普陀院后再安心治疗!」白秀灵内视,果然,只是修补了受损的经脉,却并未恢复功力,对于白玉灵不由得一阵腹诽!「自己被她儿子奸淫,她竟然这么吝啬的给自己治疗,纵然是九天玄女也说不过去!更何况,这九天玄女之位本来也有自己的,她先行一步,就这么寡情,真是太过让人心寒……」一旁的冰雨心,也感受到白玉灵功力之深厚,实在是无法想象,进而想到,如果自己能够恢复观音神格,功力也不会弱了!虽然现在,由于被明臣舜以邪功灌顶,自己的真实功力也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可想到被明臣舜生生夺去观音神格,心里就是一阵酸楚……不由自主的,更加恨白玉灵!

  回到普陀院的营地,安顿好白秀灵,冰雨心还是恭恭敬敬的对白玉灵合十行礼道:「上神,若是找不到明臣舜或者说须弥幻境的踪迹,我们又该如何?明臣舜不是傻子,他知道不是上神对手,自然不会轻易露面,以他的诡计多端,若是趁着各派在这里搜索的工夫,去偷袭各派,该如何相处?」「他受的伤,至少要休养一个月以上!」白玉灵道:「若是半个月内未曾找到他的踪迹,那么各派就先返回,防范偷袭!」「那一会儿要不要先和各派主事之人知会一下?让他们自行决断是否先给各自门派传信,加以防范?」怕话不够分量,冰雨心又补了一句:「须弥妖人诡计多端,说不定会有什么出人意料之举!」「也有道理!」白玉灵想了想说道:「明臣舜本身非人非鬼,非神非魔,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在九重天时,推算多次,根本算不到他的命格,真是……」

  修龙宗是人但给白玉灵种下明臣舜时,已经成魔,白玉灵当时算是地仙之体,生下明臣舜又功德圆满成神,这就造成明臣舜什么都不算,偏偏又强悍无比的根基!「真是冤孽啊……」冰雨心正要说话,白玉灵突然问道:「他说采过你,你是否恢复了?要不要我帮你疗伤一下?恢复经脉?」「啊,已经恢复了,已经恢复,不必再看!」冰雨心满脸通红,有些惊慌失措的道:「弟子已经恢复,有劳娘娘挂念,先告退了……」白玉灵本来诧异她为何如此惊慌,但想到她被明臣舜奸淫的事情如果传出去确实不好,心下又恍然,也就没再多想。

  「知道被你儿子侮辱,你还故作姿态,真是可恶!」冰雨心心中对于白玉灵更加不满!

  大大小小数十个门派帮会,在方圆三十里内展开了搜索,真是一根草一块石头都不放过!「听说没有,昨天顾剑庭想去探望灵珑仙子,被挡回来了?」「切,这有什么新鲜的?他当初死活要家里去普陀院提亲,结果没赶上,现在看白秀灵被明臣舜肏个透,估计又打起九天玄女娘娘的主意了!」「什么?他敢打九天玄女娘娘的主意?他疯了吧?」「这有什么奇怪?九天玄女是先天圣人,纵然鸿均道祖陆压道人也要礼敬三分,要是有这样的一个老婆,什么事情办不到?别的不说,只这身材相貌,让我睡一宿我就是折寿十年也愿意,嘿嘿嘿嘿……」「那也要差不多啊?别说先天圣人,就是上仙下凡历劫,和凡人成婚的都少之又少,那还是多少代的机缘才凑成的,先天圣人?我看顾剑庭是得了失心疯了!」「估计啊,他真以为他是天地间独一无二了!」

  几个崆峒派年轻弟子一边寻找明臣舜一边扯着闲篇,不止是他们,其他门派的弟子,也已经传开顾剑庭不知天高地厚,妄想得到九天玄女的闲话,并且越传越邪乎……身为当事人的顾剑庭很快也知道了传言,可他却丝毫不以为意,甚至更希望把话传到白玉灵耳朵里!或许,在他看来,这天地间也只有自己能够配得上白玉灵这样的女圣吧?他这几天经常往普陀院跑,每次过去都是打扮得衣冠楚楚,行走之间都要体现出自己的潇洒,站立之时也要显出自己的高贵!总之,尽一切可能的,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在白玉灵面前!可别说白玉灵,白秀灵,连冰雨心都没见到,几次过去都是被一句闭关中不见外客挡回……

  「顾少侠,又去探望白仙子了?她老人家的伤势可是好转了啊?」「顾少爷,你这去探望别总空着手啊,总要带点补品才是啊!」面对别人的戏谑,讥讽,顾剑庭颇不以为然,在他看了,自己怎么是这些世俗之人能比拟的?其实他也不是没想过「白秀灵被明臣舜当着众人面奸淫,已经失了贞洁,无论如何是配不上自己了,可若是白玉灵能够垂青自己,自己也可以勉为其难的收下白秀灵,毕竟她是要为天下除害,才落入明臣舜手里,自己也要让她有个好归宿……」他给家中长辈传信,先别去普陀院提亲,没有说自己有了新目标,只说自己在率领同门追剿须弥幻境余孽,暂时无暇儿女之事!心里其实是想找到明臣舜的踪迹,这样才能打动白玉灵的心!当然,这都是他自己想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白秀灵经脉伤势已经恢复的情况下,身体恢复异常迅速,功力上也恢复到了昔日六成上下!可她还是闷闷不乐,时而发呆时而咬牙切齿,但有时又会莫名其妙的害羞脸红!白玉灵当然知道她这是被明臣舜凌辱后,身心无法一时恢复,自己也曾经经历过这些,只是无时间开导,只有先忙搜寻明臣舜的事!

  半月之期临近,崆峒派的营地里,无尘正在和肖道清青灵子低声商量着!「昨天收到纸媒,说是尊主已经到了峨眉派,即将出手,同时,铁拳门,青城派的内应也准备起事,只待咱呼应!」青灵子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做?老实说,这些年受昆仑派的鸟气够多了,何元修这混帐东西,仗着朝廷有人,跟铁拳门又是姻亲,一心想顶了我青海派,奶奶的,都忘了当年他们是怎么被青海派打出八大门派的了!」「尊主的意思是,让我们不必再露头,明天天亮时,峨眉派,会消失,铁拳门,青城派会彻底成为咱们的人,等他们得到消息,一切都晚了!到时候,各派会慌忙往回跑,咱们可以暗中解决能解决的一切门派!」「尊主是要起事了?」肖道清本是梁升的弟子,可比较热衷功利,所以,梁升对他并不怎么待见。明臣舜知道他的情况后,暗中加以栽培,在扫除终南派里正直的弟子后,扶植他做了新掌门!他是最热衷于明臣舜早日起事的!

  「虽然没说,不过,我估计这是要快了!」无念道:「尊主上次让我们协助,密调五千阴兵到崆峒山藏匿,我着实下了一番功夫,才藏好!这五千阴兵,对付寻常兵马,至少能对付五万人,这不是要明着起事是干什么?」「不过,这九天玄女都来了,尊主能对付吗?」青灵子有些犯嘀咕,说道:「尊主说有办法对付九天玄女,可一直没说怎么对付,真是急死人了!」「急什么?」无念大喇喇的道:「我说啊,恐怕对付完峨眉派,下一个要倒霉的就该是普陀院了!听说这阴兵和鬼将不同,是以邪魂怨鬼送入女人子宫,直接生下的鬼胎!和普通女人怀胎十月比,怀鬼胎八天就可以生产,而且生下来十天就可以长成,只是操练需要半年时间,麻烦一点。」

  「那峨眉派那么多尼姑,这一下要生多少阴兵?用不了多久,怕不就有百万大军了?」青灵子一脸喜色,无念却摇头道:「嘿,一般女人,生十个八个孩子,就是极限了,纵然峨眉派的女人比一般女子强健,可一个月生三胎,你说损伤能小?我听说一般的女人,连续生三胎,就必须休息一个月,否则很容易死掉,就是这样,损失还是很大!峨眉派的女人,最多也就是连续生两三个月,也就差不多了……」「所以,峨眉派,普陀院这些女弟子为主的门派就是要先解决!」肖道清和青灵子点着头,和无念三人都有了主意……

  一夜无语,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武林门派的营地里已经炸了锅!一夜之间,铁拳门,青城派都换了掌门!先是铁拳门,在几天前,掌门葛宁阳以勾结明臣舜,犯上作乱,企图不轨,为名,突然下令抓了胞弟葛宁杰!可葛宁杰是铁拳门第一高手,本身修为远在兄长葛宁阳之上不说,更是出名的忠孝之人!当年,本来几乎确定是他接任掌门之位了,事到临头却突然被兄长葛宁阳夺走,他非但没有闹事,还依旧对父兄十分恭顺!这些年,纵然明臣舜权势滔天,他依旧不主动与其结交,独善其身!倒是葛宁阳,没少通过在朝廷效力的门下弟子,跟明臣舜套交情!所以,此事一出,江湖传闻多是倾向于葛宁杰的,说是葛宁阳还是容不下这个本事高于自己的兄弟,找借口要消除后患!但事有凑巧,就在葛宁阳企图废掉葛宁杰武功,使之成为废人时,铁拳门中的一些年轻子弟看不过去,终于忍不住出手,救下了葛宁杰!葛宁杰看兄长如此狠毒绝情,也再无顾忌,带伤与之决斗,竟然还将其打成重伤!葛宁杰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铁拳门新任掌门!

  青城派则是突然有外敌入侵,掌门诛仙剑葛城与来敌大战,竟然被大弟子袁破敌从背后偷袭,最终被生生砍下脑袋!原来,袁破敌竟然是来犯之敌的内应!其他弟子与跟随袁破敌叛变的一派弟子混战,最终,在内外夹击下,忠于葛城的一派弟子或死或俘,袁破敌接任了青城派掌门,而在他接任掌门后第一件事就是宣布,效忠于须弥幻境的明臣舜!

  若说青城派的变故引起轩然大波,则更大的事情还在后面!几乎在同一天夜里,同为川中武林领袖,地位还在青城派之上的峨眉派,突然遭到攻击!只一夜间,峨眉派被剿灭,新任掌门也立刻宣布效忠于明臣舜!而对峨眉派下手的,竟然是明臣舜本人!他的爪牙将峨眉派女弟子们无论僧俗,尽数凌辱,许多峨眉派弟子不堪受辱,纷纷自尽,据说却是连死都死不成!峨眉派虽然也派出了高手参与围剿明臣舜,可留在家中的人手才是真正主力所在!毕竟,明臣舜上一次的袭击让人想起来都不寒而栗,谁都不敢掉以轻心!可就是这么小心,竟然还是被明臣舜一夜之间覆灭,这实在是有些太过不可思议!

  「上神,若是各派集中力量追击明臣舜等妖人,又怕他们是声东击西之计!若是各派分别回归防守,这说不定他们会各个击破,这实在不好取舍啊……」苍松的话正是说出了各派人物的心声!至纯道:「本想主动出击,却不料被那魔头一招反制,他又占了主动,真是诡计多端啊!」「明臣舜不是修龙宗,他的志向远不是称霸江湖能满足的!」九天玄女道:「他已经微微有紫气之征,说明他是有心于天下!他现在取了峨眉派,恐怕下一个目标就是普陀院,所以,可以主力去救峨眉派,同时,院主率领本门弟子直接回普陀院,若明臣舜到,则只要抵抗三日,就可以内外夹击一举破敌!」九天玄女轻松的一击,击败了不可一世的明臣舜,在场的这些凡夫俗子又有谁敢反对她的意见?当即,众人分头收拾行囊,留下少量弟子打理收尾,其余则带上随身物品,跟随九天玄女去救援峨眉派!
  冰雨心带着众弟子,一路上铁青着脸,没有丝毫笑容!白秀灵身体还有些虚弱,但此时的功力也远非其他弟子能比,于普陀院中只在冰雨心之下。「看上去你恢复的不错!」上下打量几下,冰雨心道:「你也修炼过玉女舍身诀,可曾对明臣舜施展啊?」「师父,弟子确实施展了,不过……」冰雨心关切的问道:「不过什么?他难道能不在乎?」「弟子施展的是舍身破魔诀,不是舍身饲魔诀……」说着她低下了头,冰雨心冷然道:「哼,当年对付修龙宗,你就是担心造杀业而不肯出手,现在,出手了却是不肯舍弃贞操,看来你无法归位九天玄女,也是本性使然啊!」「弟子不是……」说到一半,白秀灵生生把后半截要解释的话咽了回去,她想说自己不是被贞操牵绊,可仔细一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能放下自我,学姐姐那样为天下苍生,舍弃那虚无却很在意的名节贞操!
  看她吞吞吐吐,冰雨心更加恼怒,一摆衣袖,到了队伍前方,不再理她。白秀灵心里更是凄苦,自己以破魔诀和明臣舜相斗,那是直接性命相拼,莫非这样也不如姐姐的做法高尚?虽然姐姐封修龙宗那魔头的武功妖术有功,可自己落到今天的地步,不正是她留下的,修龙宗的孽种所为吗?如今,姐姐成了九重天上的九天玄女,而受万人敬仰膜拜!这本该有自己一份的。可自己现在却被她留下的孽障淫辱,还成为江湖正道的笑柄,确实,这不是她胡思乱想,实际上,她恢复的差不多能够出来走动后,就发现周围那些名门正派的弟子们,看自己时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女人有鄙夷,有幸灾乐祸,男人则更多是一种淫亵……

  她更加对姐姐不满,如果当初姐姐自己处理掉明臣舜这个祸端,何以会有今天?她不想造杀业,却把难题留给自己,现在这祸端爆发出来,自己先遭了秧,真该让她尝尝魔种反噬的滋味!想到这儿,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突儿,赶紧跟上师父,可心里对白玉灵更加的怨恨了……

  心清师太醒了,稍一动,手脚就传来一阵痛楚,而且根本没动弹!她一丝不挂的双手被捆在一起,吊在房顶,双脚脚踝被捆住,分开提起,吊在房顶!自己的牝户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凉风吹过,心里别提多恐惧!心清师太是峨眉派掌门心慈师太的师妹,武功修为在峨眉派乃至整个武林都是叫得上名号的!可如今被这副模样吊在半空,真是羞愤欲死!可她死不了!明臣舜突然率人出现在峨眉派腹地,峨眉派立刻展开抗击,可作为偷袭一方的明臣舜等是有备而来,如心慈等许多高手,都是他们第一轮偷袭的目标,这其中就包括心清。眼看着同门被这些妖人们一网打尽,想到明臣舜等往日的淫行,心清还有许多年轻弟子都试图自尽,以全名节。可她刚要自绝经脉,就觉得背后一麻,昏迷前最后看见的,是明臣舜那邪里邪气的一张笑脸!

  自己被捆成这么一副模样,心清哪里受得了?她自幼出家,纵然在师姐们面前,也未曾露出那私密的地方,如今虽然已经年逾四十,却是清净法体,根本见不得这样的阵仗。可她挣扎几下,根本挣扎不开,就在她想再次自绝经脉时,「咔」门响了,几个人走了进来!「你是心清?」一个年轻人站在她面前,她一眼就认出是明臣舜!「明臣舜!你这个恶贼,我杀了你!」可她挣不脱绳子,也就只能是说说,倒是挣扎之下,浑身白肉起伏乱颤,肉香四溢,明臣舜眼中淫光更盛了!

  「你杀我?」明臣舜笑道:「一会儿我就让你快活的不舍得杀我,看你如何嘴硬!哈哈哈哈……」说话间他除掉身上衣衫,精壮的身体散发着男子阳刚热气,胯下鸡巴更是雄赳赳,跃跃欲试,只想大展身手!「你!你个畜生,畜生,放开我,滚!」任凭心清骂的声嘶力竭,也掩饰不了她的色厉内荏!虽然心清不算丰满,但在峨眉派中地位也是举足轻重,平素养尊处优,也是肤白肉嫩,身体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明臣舜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双手托起她那不肥大但肉乎乎的屁股,鸡巴对准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蜜穴口,「嘿……」一声低吼,鸡巴强横的插了进去!「哇……」心清一声惨叫,身体乱抖,她是处子破瓜,竟然直接被明臣舜的庞然大物直捣黄龙,如何吃得消?明臣舜心里戾气更盛,不顾她死活的狠插猛抽起来!一时间,黑暗的牢房里惨叫连连,心清只觉得自己都要被分成两半了,可明臣舜根本没有任何怜惜!紧凑无比的挤压感,破瓜的成就感,让他狂性大发,大刀阔斧的挞伐起来!

  本来,罗明等人跟他一起来牢房,想一起审讯心清,没想到他这就来了兴致,也就乐得在旁边看淫戏!心清也是一代高手,对阵时,没少击杀明臣舜手下,寻常阴兵都无法靠近她三丈之地!罗明,朗杰二人联手与她激斗,也是打了数十回合才勉强占了上风!现在,看着她被明臣舜那粗壮的鸡巴扎的死去活来,双手虽然被捆着可却是一下张开一下攥拳的,感觉心里恶气也出了不少!明臣舜以邪功将鸡巴热得如烧红的钢棍,烫得心清一个哆嗦又一个哆嗦,本来还在以峨眉派心法强制压住那肉体上的快感,可被他这么一烫,很快,心清就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

  看心清紧咬下唇,双眼紧闭,眉毛却不停的抽搐,知道她即将崩溃,明臣舜恶念顿生,「你这尼姑倒也不错,这么快就能知道情趣,也罢,我就让你彻底快活一下!」说话间,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晃,从明臣舜背后又冒出一个明臣舜,也不停留,直接绕到心清背后,双手掐住她的腰肢,趁着她身体下落的功夫,同时向下一拉,鸡巴顶住菊花,上挺!「哇……」心清身体乱扭,螓首狂摆,两个明臣舜竟然前后夹击,给她吃上了夹棍!纵然是淫娃荡妇,青楼老妓,轻易也不敢尝试夹棍!心清刚刚破瓜之身,如何受得了?不多时,尖叫一声,泄了身。可明臣舜却不肯放过她,依旧前后夹击,很快将她再次带得高潮迭起,直到她连续泄身十几次最终晕过去后,才在她前后一同射出滚烫的精液,将她烫得又泄身一次,才抽身出来,两个明臣舜在几个下属注目下,合而为一!

  「尊主,峨眉派已经拿下,下一步该如何行动?」孔岳性情最急,率先询问,明臣舜冷笑道:「你和朗杰二人,看守牧场!目前,峨眉派和其他门派搜集来的,上等种女有五百人,中等的有一千,下等的不计其数。下等女估计生个三四胎不死也不能用了,所以不必吝惜。一年之内,你们首要之责都是培养阴兵!鬼将已经有十八员,足够统帅十万阴兵!这期间,各地各部所获得的种女,都会被送到这里,你们一定要处理好,这是夺取天下的根本!」「是!」四人称是,朗杰道:「尊主放心,当年,须弥幻境就是兵力不足,却过早招摇,以至于招来覆灭之祸!现在咱们已经有了两万以上的阴兵,八员训练好的鬼将,就是朝廷直接派兵攻打,我们也不怕!」「是不怕,不过,为了大事,咱们现在还是不该暴露太多实力!」徐峰道:「只要我们收敛,化明为暗,朝廷就算不制约各江湖门派,也会停止支持,等他们嫌隙越来越大,我们的兵力也已经齐备时,就是一举成功的日子!」「不错!」明臣舜道:「不过,徐峰,罗明,你们二人现在开始,首要任务是,与我们在各派中的暗手里应外合,将不肯归顺的门派逐一拔除!种女自然要送到这里,其余的,财帛女人,你们自行处置!日后夺取天下,本座不吝赏赐,准你们封疆裂土!」「谢陛下!」明臣舜听的飘飘然,四人也是恬不知耻的阿谀奉承,旁边的心清还在昏迷,头软软的垂在胸前,口角流涎,蜜穴,菊花白浊的秽物流出,如断线的珠子落在地上,很快形成两个小水潭!

  一连三天,明臣舜对心清日夜挞伐,终于将其功力采撷一空后,给她套上了一副装束!嘴上勒着一根红木的口嚼,有皮索崩在脑后,一条缰绳抓在手里,更在她屁眼里插了一条马尾!一个秀气的马鞍装在了她屁股上,明臣舜左看右看,十分开心!心清不是没有抗争,可一身功力被废,纵然身上穴道已经解开,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一个,能有何作为?每次反抗的结果,或被明臣舜更残忍的奸淫,更彻底的羞辱,或干脆被一通皮鞭,然后以各种淫具,将其折磨得丑态百出!更有甚者,明臣舜告诉她,如果再不听话,就让阴兵来招呼她!那些阴兵各个阴气森森,腰间皂布下,阳物直挺挺的,从不见软下去,想着都觉得瘆人!她也只有含泪屈服……

  明臣舜幻想着,自己日思夜想的母亲,如果换上这样的装束,自己怕是要不死不休的奸淫了!越想越美,他骑上心清这匹美丽的坐骑,驾起妖云,扬长而去……

  南海普陀山,依旧是祥和一片,按下云头,冰雨心看前来迎接的弟子们神色如常,知道明臣舜还没有来,也就简单吩咐几句,先回自己的住处。众人也各自去操持自己的事情,白秀灵本想和师父说几句防范明臣舜的想法,却被冷在一旁,失落之下,也只好独自回房。关上门,躺在床上,眼泪再也止不住的落下,不知是恨,是悔,是酸楚,还是愤怒,百味杂陈不一而足!

  白秀灵这边潸然泪下,暗自流泪,冰雨心也不好过!回到紫竹林,除去外衣,看着表面上已经又是一尘不染的娇躯,内中的滋味谁又能体会?踏入温暖的水中,瞬间,热力沿着脉络,四散开去,四肢百骸都放松了下来!「那天也是这样!自己正在疗伤,却被那个冤家潜入进来,把自己从里到外奸淫个透彻,仿佛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被肏出来,自己真有心和他就此双宿双飞,没事劳什子的修行做什么?可他也真是狠心,把自己肏得要死要活后,突然走了不算,还夺去了自己的神格,毁了坚忍清修得来的修为!只记得,自己醒过来时还躺在莲花台上,混合到一起的,二人的爱把莲花台都染了一片……」突然,冰雨心心中一紧,警觉的坐起身,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的两只手,竟然一只抚摸自己的酥胸,一只直接探到自己私处摸索,顿时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幸好没人看见!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有这样污秽不堪的念头,可转念又一想,自己这样想也不觉得有什么错,男欢女爱本就是人伦大道,传宗接代如果都有错,那岂不是要绝种了?

  「哈哈哈,这就好!不愧是我的观音贵妃,总算是想明白个中关键了!哈哈哈哈……」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一股寒气从冰雨心后脊梁一下蹿上来,吓出她一身冷汗!可同时,下面又是一热,一股热流从蜜穴深处涌出,吓得她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庆幸自己没有「丢丑」,但随即想到,自己如此动作,已经是丢人到家了…

  …想到自己身体的不争气,冰雨心又羞又气,眼泪竟然流了下来!「怎么?见到本尊竟然敢不迎接?哭哭啼啼的算什么?哈哈哈哈……」明臣舜的身影如鬼魅般,凭空出现在紫竹林,大马金刀的背手而立,冰雨心紧咬嘴唇,盯着他半晌儿,才说道:「你这魔头,你来这里做什么?」看上去强横,其实,色厉内荏!此时的明臣舜已经是天下公敌,还管他来做什么?可冰雨心就是不肯提掌迎敌!只转念的工夫,脑海里就给自己找了不知多少个借口了!「自己肯定打不过他,动手是自取其辱…

  …「」自己不能叫,即便叫来人,又有谁是他对手?白白害了别人!「」自己现在这个模样,如果被别人看到,一定会被他当着众人面奸淫,那不是和白秀灵一样下场了?「

  既然有那么多不动手的理由,那结果自然就只剩下被步步紧逼的明臣舜轻而易举的揽在了怀里!明臣舜的身体火烫,散发着男子的阳刚之气,二人身体刚一接触,冰雨心就被烫得心醉神摇不能自已!心头鹿撞,下面私处更是羞人的瘙痒不止!「呃……」她想挣扎,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竟然软绵绵的,一掌打在明臣舜身上,仿佛是男女在调情一般……「我肏你时你是何等快活?怎么才这么几天就忘了?」说着明臣舜抓住冰雨心那藕节般的玉手,轻轻一用力,就别到了她自己身后,二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嘤咛」一声,冰雨心的头扎进明臣舜怀里,再也不想分开!「你……」「我什么?你实话实说,我肏你时你快活不快活?」明臣舜步步紧逼之下,冰雨心根本不敢跟他眼睛对视,「快活……」脱口而出之后,自然是悔恨羞愧的无地自容,可心里也是一松,仿佛一直堵在心里的石头被踢开,憋闷之气有了宣泄的地方!

  「我废了你的功力和修为,更夺了你的神格,可你现在的功力比之被我废掉武功前如何?你的法力神通比之前如何?」「都比以前强了许多!」冰雨心猛地抬起头,虽然目光中还有一丝羞涩,但却坚定的看着明臣舜道:「我的功力至少提高了二成,法力也有差不多的提高!而且,我的神格虽然被你取走,可根本还在我身上,我现在实际上已经正位了!」「既然如此,你愿意不愿意被我肏?嗯?我的观音贵妃?」明臣舜眼神淫光闪闪,手更是不老实的,在冰雨心那日渐丰满的身体上,上下摸索搞怪!冰雨心被他摸的不能自已,但还是正色道:「我愿意!」「那你该怎么做?还要我教你吗?」说着明臣舜放开了她!冰雨心退后一步,脸上红扑扑的,透着诱人,眼中饱含春情,充满期待而又忐忑的看着明臣舜!
  此时的冰雨心样貌和以前本来并无区别,可不知为什么,看上去,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珠圆玉润而凹凸有致,丰满却不累赘,面容端庄而风骚,祥和而冶艳,真真儿是观音菩萨坠落凡尘!本来明臣舜就是色中饿鬼,现在更是馋的口水直流,眼睛都直了!冰雨心走上前,轻轻的给他宽衣解带,将他身上一干衣服都脱去,只有一条底裤遮羞!只是,明臣舜的鸡巴早就愤愤的挺起,粗如人臂的大鸡巴,将底裤一下子挑起,又岂是一条小小的底裤能遮住的?

  冰雨心到底是名门正派出身,看见这样的景象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还是明臣舜一拉她的胳膊,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鸡巴上,虽然隔着一层阻挡,但那四射的热力瞬间融化冰雨心最后一道本就摇摇欲坠的防线!笨手笨脚的脱掉明臣舜的底裤,冰雨心乖巧的跪下,双手抱住那粗硕的鸡巴,张开小嘴含了下去!她非常努力,不过也只是含住一个龟头,便开始有些笨拙的吞吐起来!就口技而言,别说九尾仙娘和她那几个徒弟,就是明家那几个丫头也远比她要强上太多,可她吞的十分用心,如获至宝,让明臣舜倍感兴奋!

  冰雨心手口并用好一会儿,看明臣舜的鸡巴除了变得油光锃亮,毫无疲软的征兆,也就不再浪费力气,站起身,拉着明臣舜,向温泉中间退去……温泉中间,有一块大石,本是为休息特意留下,而凿去了棱角,看她要倒下,明臣舜却坏笑着一拉她,不理她疑问的眼神,和她交换位置,自己坐到石头上,然后朝已经直指天际的鸡巴一努嘴,冰雨心竟然随即明白,脸上一红,但还是顺从的双腿跨在明臣舜身体两侧,蹲下身子,扶着那让自己欲仙欲死的鸡巴,在蜜穴口上研磨几下,便缓缓发力,坐了下去!

  「嗯……嗯……啊!」终于将那骇人的鸡巴全部坐进自己阴道,冰雨心从心底发出了一声欢愉的长吟!

  粗大的鸡巴,将她的阴道填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她缓缓的坐下去,又缓缓的抬起身体,动作并不熟练,却非常认真,努力!看她龇牙咧嘴的样子,明臣舜也不忍她太过辛苦,双臂抄到她身下,双手托住那肥嘟嘟,圆滚滚的屁股,一发力,竟然直接站了起来!当初被明臣舜强奸时,这姿势不是没尝过,那种无依无靠,只凭明臣舜一根鸡巴支撑的感觉真是让她撕心裂肺胆战心惊!仿佛她就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孤舟,毫无反抗的能力,只有随波逐流!可她不敢反抗,因为,当那毁天灭地的无力之后,更是会迎来让自己粉身碎骨的极乐快活,这更让她无法忘怀!

  明臣舜不会跟她客气,已经开始了征伐!大鸡巴在她蜜穴里进进出出,将爱液打成细碎的泡沫,堆砌在她的阴道口周围,越积越多!「劈劈啪啪」清脆的肉肉碰撞声,连绵不绝,悦耳动听!「啊……美死了,美啊……死了……」冰雨心的叫床声出奇的笨拙,远没有九尾仙娘等叫的那么宛转悠扬,也没有蔡雪琼,吴嫒妮那样,叫得肆无忌惮,可却更加显得质朴纯真!回荡在紫竹林里,让本来宁静祥和的竹林春意盎然!

  「看!看!普陀山发出宝光了!」「就是就是,菩萨显灵了!」普陀山迸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辉,祥和中带着旖旎,过往渔民商船,还有那些远来朝山的香客们,纷纷跪倒磕头不止!紫竹林里的景象一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远远看去,观音菩萨正盘腿坐在一个伟岸的男子身上,二人私处紧紧相连,密不可分,观音的面容时而痛苦时而快乐,男子面容时而平和时而狰狞,仿佛欢喜禅造像活了!
  「轰隆……」「咔嚓!」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白秀灵被雷声吵醒!看外面,却是说不的诡异!后山被一片祥云笼罩,散发着闪闪宝光!外面虽然晴空万里,却是天雷一个接一个的落下,仿佛老天在发泄着怒火!可纵然是玉皇大帝,也不敢对观音菩萨不敬,如何敢向菩萨的道场劈下天雷?而且,看这天雷总的趋势似乎都是在往地面劈,分明是修道之人遭遇雷劫才有的情况!这么大规模,持续不断的天雷,该是多强的修为才会遭遇呢?

  峨眉山上,九天玄女白玉灵正在和随同一起前来的武林各派,帮忙收拾峨眉派的残局!她们到了峨眉派驻地,却发现早没了须弥幻境众人的踪影!连那些峨眉派的弟子,也下落不明!白玉灵想和各派首脑们商量一下下一步的对策,心里却一阵猛跳,一种不祥的感觉袭来!在凡间她能力受限,只有掐指推算,可结果只是让她更加不解……她默默的看向普陀院方向,心中升起莫大的疑问!「冰雨心似乎有大难临头,可又有大富大贵在她身上显现!她应该是已经恢复观音本位,可为什么还会敌不过明臣舜?明臣舜真的就那么强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