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三卷)(82)【作者:druid12345】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三卷)(82)【作者:druid12345】
字数:5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二章、地狱之旅

  纯子站在镶金的花洒下,呆呆地看着墙壁上繁复的花纹,任水流冲刷着自己完美的酮体,直到细腻敏感的肌肤被热水烫的发红才回过神来。她轻轻地把热水关小了一点,原本有些迷茫的眼神又变得冰冷。

  距离源太进入那个地狱般的玻璃球已经过去34小时了,有62位女王在源太的头顶排下了自己的黄金和圣水。把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推入地狱,自己是有多疯狂多无奈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啊!纯子莫名其妙地笑了一下,仿佛在嘲笑自己的残忍。

  纯子拿起一块海绵,轻轻地把浴液涂在了身上,她突然停了下来,仿佛看到了多年前幼小的源太笨拙地给自己擦背时的情形。

  「妈妈好漂亮!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妈妈!」8岁的源太奶声奶气地说着。
  「是吗?」纯子平静地问道。

  「是的!是的!源太一辈子都不要离开妈妈!」源太擦的更加卖力了。纯子的嘴角微微上翘,源太的嘴总是那么甜。

  纯子包裹着浴巾,坐在床上,拿起准备好的黑色丝袜,套在了白嫩修长的脚趾上。这时,她心里又响起了源太那稚嫩的声音:「妈妈……你的丝袜好漂亮……我……我……可不可以摸一下……」

  纯子呆了几秒钟,才缓缓地穿好了那只丝袜,然后换好了衣服。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淡紫色的长发和眼眸,露出一丝苦笑。吸收了源太的紫色精液之后,纯子的血脉觉醒得更加迅速了,也越来越像自己的姐姐——圣女了!

  姐姐啊,你已经拥有了一切,还不满足么?纯子露出了一丝苦笑,看着镜中那妖艳的紫色,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天承血脉与其说是一种天赋,一种异能,不如说是一种诅咒!每一次血脉觉醒的时候,她都会遇到一个艰难的选择,艰难地就像一块卡在喉咙中的滚烫火炭,无论吐出来还是吞下去,都是无比的痛苦……上一次,她选择了吞下,背负着无数鄙夷的、轻蔑的和失望的目光去了平山……但这一次,她不会再吞下了,因为吞下的理由已经不存在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块火炭狠狠地吐在圣女的脸上,或是和她一起化为飞灰!

  依子!你不能欺人太甚!纯子恨恨地想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纯子穿好了衣服,走出了卧室,丽奈正趴在桌子上,对着面前的沙漏发呆。

  「哼!」丽奈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轻蔑的声音,纯子站住了,她扭过头,冷冷地盯着丽奈。

  「有事吗?」纯子的声音很平静,但带着隐隐的威严。

  「没事哦~ 」丽奈的声音很轻松,她抬起了头,与纯子对视着,目光里全是挑衅。

  「你是不是对我的做法有意见?」纯子问道。

  「哪敢啊~ 呵呵呵呵~ 」丽奈捂着嘴笑了起来。

  「你不要阴阳怪气的!我也很担心源太!比你更担心!」纯子的语气有些激动了。

  「你是担心他不死吧!你这样会害死他的!你知道嘛?」丽奈咆哮着,站了起来。

  「今天又来了30多个女王,你知道嘛?!已经有将近100个人了!源太就是不死也疯了!」丽奈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傲人的双峰快速起伏着。
  「这是他的命运!他要么闯过去,要么就死!」纯子冷冷地抛下一句,转身离开了。

  ……

  源太靠在冰冷的玻璃壁上,他紧紧地闭着眼睛,但是泪水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黄金和圣水发酵之后生成的氨气刺激性很强。他的鼻子早就麻木了,浓烈的恶臭对他来说已经稀松平常了。黄色的污水已经没过了肋骨,源太已经停止了思考,脑子唯一的念头就是——98,98,98……

  98是马桶排水的次数,在这绝对黑暗和寂静的地狱中,他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马桶的排水声和污水落下发出的响声。刚开始的时候是恐惧,绝对的恐惧,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这些污水淹没,变成一只溺死在便溺中的蛆虫,每一次排水就像死神的脚步声一样,能让他惊出一身的鸡皮疙瘩!在刚刚被关进这个地狱中的前2个小时,就有20多位女王在他的头顶上排下了自己的黄金和圣水,污水很快淹没了他的脚背,源太绝望的哭喊着,但是没有人理他,回应他的只有接连不断的水声和恶臭。在一阵密集的排泄之后,这个地狱陷入了沉寂,源太也暂时平静了下来,对于死亡的恐惧也没那么强烈了。但随之而来的是另一种恐惧,被这个世界抛弃和遗忘的恐惧,源太感觉自己似乎是被人丢在了某个角落里腐烂,这是他最害怕的事情,这种恐惧甚至超过了他对死亡和黄金的恐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源太突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哭了。是啊,也只有自己的妈妈,才能设计出如此恐怖的地狱!源太有轻度的幽闭恐惧症,偏偏这个玻璃球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源太最害怕黄金调教,偏偏被丢在这里,捆住了手脚,等待着被各种女王的黄金淹没……这个玻璃球对于源太来说,当真称得上地狱二字。

  源太的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从小到大,和妈妈在一起的一幕一幕在他脑中浮现,直到纯子戴上了那黑色的皮质面罩。也许,妈妈真的是死了吧……如果她对我尚有一丝感情的话,也不会这样对待我吧……源太无力地靠在了玻璃壁上。
  我现在只是一只等死的蛆虫而已,不,连蛆虫都不如,蛆虫尚有变成苍蝇飞出这里的可能,而自己却只能困在这里,等着被女王的黄金圣水淹没,然后无声无息地死掉……

  渐渐的,源太不再恐惧了,也不再怨恨了,他唯一剩下的情感,就是麻木。在这幽闭寂静恶臭的玻璃球中,麻木的源太慢慢进入了一种奇特的境界,所有的感觉都逐渐消失了,不再受到恶臭和冰冷的煎熬,也不再有恐惧,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慢慢地飘了起来。突然,他看到了一团人形的紫色气体蜷缩在自己的正下方,手脚被束缚在了一起,就像一只青蛙一样一动不动……

  这……我看到的是我自己吗?那我现在在哪里?我是死掉了吗?源太心中闪过一系列问题,突然一惊,睁开了眼睛,一股刺鼻的恶臭又钻进了自己的鼻孔里,呛的他咳嗽了起来,紧接着是污水冰冷的触感,还有……裤裆里黏糊糊湿漉漉的感觉。不得不说,虽然这条白色的紧身乳胶内裤看上去很淫荡,但是却保护了源太的下体不受污水的浸泡和刺激,让他少受了很多苦。源太想到这些,心里微微泛起了一丝暖意。

  就在这时,源太的头顶上方又传来了抽水的声音,一股污水直落下来,打断了源太的思绪。源太有些激动,这抽水的声音此刻居然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起码证明了自己和这个世界还存在着联系!源太开始期待黄金的落下,他想起了之前纯子和丽奈对他进行残酷的黄金调教时的情形,居然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兴奋……那雪白丰腴的玉臀,那悄然绽放的菊花,那缓缓落下的黄金,那恶臭刺鼻的气味……他甚至开始回忆黄金的味道……

  源太感到自己的胯下有点勒得慌,肉棒很不听话地站了起来,他突然想抽自己一巴掌,但是做不到。自己居然幻想着纯子和丽奈排便时的情形勃起了!这太变态了……自己怎么可以如此下贱!源太在心中唾骂着自己。

  就在这时,源太的头顶上又传来了抽水的声音,又是一股恶臭的污水冲了下来。100个了!已经有100个女王在源太的头顶上排下了自己的黄金和圣水!污水已经触碰到源太乳头的下沿了,但是源太满脑子都是女王排便时的样子。不知道第100个女王是谁呢?她的玉臀一定很白嫩吧……她的菊花是什么样子的……妈妈带着黄金的菊花似乎也很诱惑呢……源太胡思乱想着,身体内涌起了一丝燥热,他第一次在这可怕的地狱球中,找到了一丝乐趣。

  与此同时,在玻璃球外面,纯子和丽奈满脸严肃地坐着。丽奈看了一眼手表,下午2点了,距离放出源太的时间还有2个小时了!根据自己的推算,尽管已经有100个女王排下了黄金和圣水,但是根本不足以灌满整个玻璃球,源太没有性命之忧,但是苦头肯定是吃了不少的,不知道他会不会疯掉……丽奈有些耐不住了,她轻声地对纯子说:「纯子姐姐,还是放他出来吧,不差这一会儿了。」
  「不行。」纯子的回答很干脆,丽奈悻悻地摇了摇头,她对纯子这种冰山一样的冷酷和决绝佩服得五体投地。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诶哟~ 听说这有个专门给人钱的卫生间哟~ 真是稀罕呢~ 我老人家也想来体验一下呢~ 」

  一个紫红色长发的高挑女人,扭动着腰肢,走进了训练室,身后还跟着两队穿着统一制服的女王。

  「哼!秋子!你来干什么!」纯子冷冷地喝问道。

  「我来看看你们的行为艺术啊~ 我老人家最喜欢艺术了~ 」秋子拉过一张椅子,优雅地坐了下来。

  「怎么~ 不欢迎我们啊~ 你可是邀请全岛的女王都来这里方便呢~ 」一个身
穿制服的强壮女王阴恻恻地说道。

  纯子面沉似水,过了一会儿,她露出了一丝微笑。

  「当然欢迎~ 请便。」

  「姐妹们~ 大家排好队~ 在这里方便有钱拿哦~ 」秋子开心地说着,只见她
身后的两队女王排成了一列长长的纵队,那个强壮的女王走上了高台,进入了那个简陋的卫生间。一阵轻微的呻吟声之后,接着又是一阵排水的声音。强壮的女王高昂着头走到了纯子面前,伸出了戴着黑色皮手套的大手。丽奈抽出一张美钞拍在了那只大手里,强壮的女王抻了抻钞票,又举在半空中看了看,露出了一丝微笑。

  「纯子大人果然言出必行,佩服!佩服!」强壮女王得意地说着,然后转过身挥了挥手,执法队的女王一个接一个地走上了高台……

  ……

  「呼啦」,又是一股污水冲进了玻璃球,源太不为所动,依然靠在玻璃壁上,幻想着纯子和丽奈后庭的淫香,肉棒轻轻地跳动着。没过几分钟,又是一股污水冲了下来。

  「102……」源太轻轻地念叨着,依然在神游天外。

  「103……」

  「104……」

  「105……」

  「106……」

  「107……」

  「108……」源太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冲水的频率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密集了!玻璃球里的水位快速地上涨,已经淹没了源太多半个胸膛了!源太又开始心慌了,死神似乎迈开了大步在向他走来……污水保持着既定的频率不停地向玻璃球里排泄,源太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如果按照这个频率下去,自己很快就会被污水淹没的!妈妈这是要杀死自己了么?!

  「125……」源太感觉到自己的心越来越沉,身体也开始颤抖,污水已经淹没肩头了!妈妈这是要干什么!源太在心里大喊着,双手双脚都贴紧了光滑的玻璃壁,用力地想把自己往上挪,但是没用……

  「137……」源太已经快要疯了,连续30多个女王在他的头顶上排下了黄金和圣水,污水已经淹到了自己的下巴。源太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把自己的头向上抬起。

  「145……」污水已经淹到了源太的耳垂,源太整个人都泡在了污水里,只剩一张脸还露在外面。源太闭着眼睛,使出了浑身所有的力气,拼命地把自己的头用力往后仰,好让嘴巴和鼻子离污水远一点。天啊!妈妈这是在干什么啊!她真的要杀死我吗?!!!源太绝望地想着。

  又是一股污水冲了下来,水面又上升了一点,污水冲击造成的波浪已经触碰到了源太的嘴唇。水流拍击水面的声音在源太听来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悦耳,反而像是死神的判决书一般,混合着恐惧和绝望的泪水涌了出来……我真的要死了吗?妈妈真的要杀掉我了么?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源太在心里绝望地呐喊着。

  「148……」源太在死亡的边缘挣扎着,他紧紧闭着嘴,不让污水灌进嘴里,他现在全身只剩下鼻子和眼睛还露在水面上了……源太已经听不到了,因为耳朵已经被污水淹没了,他只能根据水流的变化来感觉是不是还有新的污水排了进来……

  秋子看着纯子和丽奈逐渐变得铁青的俏脸,觉得无比的快意,自己带来的48个执法队员已经全部都方便完了,玻璃球里的男奴不死也半残了!秋子站了起来,转身走向了高台,嘴里还念叨着:「哎哟~ 昨天吃多了呢~ 肚子有点不舒服哦~ 」

  秋子在卫生间里待了很久,连续放了三次水,才心满意足地从里面出来了,得意洋洋地从愤怒的丽奈手里抽走了一张美钞,在纯子面前晃了晃。

  「谢谢纯子大人和丽奈大人~ 我们走~ 」

  在秋子和执法队员浩浩荡荡地离开之后,丽奈再也忍不住了,她激动地咆哮着:「纯子姐姐!把他放出来吧!现在他真的有生命危险了!」

  「等等!时间还没到呢!还有3分钟!」纯子看了一眼手表,冷冷地说道。说罢,纯子迈步走上了高台……

  「151……」源太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这样一个绝望的数字,冰冷恶臭的污水已经开始往他的鼻腔里灌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源太在内心里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他榨出了骨子里的所有力气,想要往上爬,但是玻璃壁太过光滑,根本借不上力……他获得的每一口氧气,都伴着大量被吸进肺里的污水,呛得他生不如死。此时,源太心里的绝望和对两位妈妈的憎恨已经达到了极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算要杀掉我!为什么要采取如此残忍的方式!为什么要让我在死前经受这样的痛苦!但是这种被女王逐渐剥夺生命的感觉也让他的M魂燃烧了起来……源太的肉棒再一次勃起了……

  丽奈眼睁睁地看着纯子走进了那个简陋的卫生间,关上了门。随着关门的声响,她的心也开始颤抖起来……源太他……真的能坚持到玻璃球打开的时候吗?他是不是已经死了……纯子姐姐,你太过冷酷了吧……源太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怎么下得去手啊……

  就在这时,丽奈突然感觉到大脑深处传来一阵刺痛,接着就是一股猛烈的痛苦和绝望喷了出来,就像火山爆发一般,冲得她几乎要晕过去。这是怎么回事?丽奈有点懵了。紧接着,却有一股强烈的快感从大脑里蔓延到了全身,让丽奈的整个身体都燃烧了起来,娇喘连连。与此同时,卫生间里的纯子也经历了同样的感受,她不得不用双手撑住了卫生间的墙壁,好让自己不从马桶上摔下去。
  「152……」源太又感觉到了一股水流倾泻进了玻璃球里,污水彻底淹没了他的鼻孔,源太不敢再呼吸了,因为一点氧气都吸不到了……他只能默默地闭气,很快,憋闷的窒息感从已经被呛得生疼的肺叶里传来,不断挤压着源太的鼻腔,就像一只野兽在撞击着关押它的笼门。源太似乎看到在自己的上方和对面,各有一团人形的紫色气体,但是他已经无力去分辨是谁了……终于,狂躁的野兽冲破了铁笼,大量冰冷的污水灌进了肺叶里,源太感到自己的力量在很快地消退,他支持不住了,缓缓地向水底滑去。

  这就是……我的结局么?源太心里涌出了最后一个念头。在他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一丝光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