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山射姬】(03)【作者:小小输童】
【江山射姬】(03)【作者:小小输童】
字数:103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我的乖徒儿,过来过来。」

  一大早,钱郎中就把自家医馆的门开了,陈肇任劳任怨的在旁边帮他拆了门板,做完开店的准备工作之后,就打算去深化学习一下哪几种不常用的中药,还没开始学呢,自己的那位师傅喊他了。

  「师傅,有何贵干?」陈肇撇撇嘴,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陈肇啊,到为师这里学医已经快半个月了,天天就给为师打下手,怎么也不见你向我讨教医学知识?」钱飞坐在柜前,笑眯眯的看着陈肇问道。

  陈肇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已经在学了,师傅你不是已经教给我很多东西了吗?」

  钱飞咦了一声,他疑惑的问道:「我没教你什么啊,你学到什么了?」
  「我学到了药方子,还有一点点师傅望闻问切的皮毛。」陈肇答道。

  「哟呵,都学到了什么药方子,跟我说说?」

  「养阴主方六味地黄丸,熟地、山萸、山药、茯苓、丹皮、泽泻,风寒主方麻黄汤,麻黄、桂枝、杏仁、炙甘草……」陈肇张口就来,把这半个月以来钱飞开出去的药方子说了一个遍,中药成分一种不多一种不少。

  钱飞越听眼睛瞪得越大,他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望闻问切呢?」

  陈肇说道:「观气色,闻声息,问症状,切脉象,师傅看跌打损伤主观察,治肺病的时候又主听病人呼吸声音……」

  钱飞愣愣的坐在那里,目瞪口呆的听着这个十一岁的小学徒在他面前滔滔不绝,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师傅,我说完了。」陈肇微微一笑。

  陈肇毕竟有上辈子二十多年的学习经验,学习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稀松平常了。
  钱郎中皱着眉头,低头思索了一下,然后看着陈肇问道:「徒儿,你是不是觉得很得意?那我再问你几个问题。」

  「麻黄汤药房确实是那四味,中药却分急火和慢煎,这麻黄汤何时急火,何时慢煎?病人有的风寒较重,伴随咳嗽病,你可知如何改进麻黄汤,添几味药物,又如何调配比例?有的女性病人来了月事,麻黄汤主方四味又不合适了,需要补血调气,又应该如何?」

  陈肇张口结舌,他挠着头发,心想这些你又没跟我讲过,我怎么可能凭空知道?不过陈肇听过这几个问题之后,马上也明白了自己的浅薄,确实,中医博大精深,真正要跟师傅学的就是这些更加精妙的东西。

  「师傅,徒弟知错了。」陈肇低头对着钱飞道歉。

  钱飞欣慰的笑了起来,他站起身来拍了拍陈肇的肩膀说道:「徒儿呀,我还真没发现,你确实是一块可造之才,我本想考验考验你的本性,故意晾了你半个月,你不急不躁,性格适合当个医生,现在我又发现你聪明好学,善于观察,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后又勇于承认,好,好啊!」

  钱飞说完之后沉吟半晌,然后站起身来把医馆的门关掉了。

  「师傅,你关门做什么?」

  「今天上午,我这医馆就不开了。不,应该说在你出师之前,我这医馆的上午都不开门了。我以后每天上午,都会尽全力教你中医药知识,你要认真听讲,下午开馆之后,也要实践抓药,你可明白?」

  陈肇对着钱飞笑了起来,大声应道:「谨遵师傅之命!」

  钱飞嗯了一声,笑着点了点头,陈肇搬了个凳子坐在钱飞面前,钱飞摇头晃脑的说道:「【问曰】脉何以知气血脏腑之诊也?

  【师曰】脉乃气血先见,气血有盛衰,脏腑有偏胜……「

  陈肇两眼一黑,打断道:「师傅,这不是《伤寒杂病论》么?」

  钱飞老脸一红,瞪着眼睛说道:「你识字?还看过《伤寒杂病论》?」
  陈肇憋着笑,点了点头说道:「就看过开头一点点。」

  钱飞起身从柜子里面拿出三本书,往陈肇怀里一塞,义正言辞的说道:「本来为师以为你不识字,便想从医学著作给你教起,既然徒儿识字,就自己拿着看吧,遇到不会的就来问我!」说罢,这个家伙就重新开了店门,翘着二郎腿不再理陈肇了。

  陈肇偷笑了一下,心想这个钱郎中着实有趣,他翻看着三本医术,第一本和第二本果不其然是《伤寒杂病论》和《神农本草经》,第三本却是一本他听都没听过的书,叫《钱氏小儿方》,作者叫钱乙。

  陈肇突然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他自习回忆了一下,立刻就想到了这个钱乙的来头,这人不是中国中医药儿科的奠基人,宋代的儿科圣医钱乙钱仲阳么!太医院丞啊!翰林医学士啊!换到现代那可是中国医学院的院长!

  陈肇又看了一眼钱飞,心想这个不起眼的钱飞也姓钱,莫不是这位医学大牛的后代传人?

  一个早上,陈肇一下子改变了对钱飞的认知,钱飞也改变了对陈肇的认知,师徒两人都觉得对方不是什么简单人物,陈肇本来只是打算随便在这个二流医师这里划划水,免得以后自己拿出痢疾疫苗和药物的时候不被人相信,现在陈肇真的有了认真学习的心思,而钱飞,他本也是奔着陈肇殷实的家底去的,现在也想认真的教出来这个聪明徒弟。

  中午十分,陈肇看书时间有些久,感觉眼睛有些酸胀,他放下书走到店外伸懒腰,一眼就看到了挎着竹篮子往这边走的芊芊。

  芊芊的身形依旧单薄,但是自从跟了陈肇之后,这一年来陈肇天天从饭桌上偷肉菜给两位小侍女加菜,已经没了那种一阵风就会被吹倒的感觉,脚下的步伐很是稳定,脸上的气色也相当健康。

  「少爷!」芊芊老远就看到了陈肇,她挥舞着手臂,满脸都是幸福的笑意。
  陈肇赶紧往前走了两步喊道:「芊芊,慢点别摔着!」

  两人在大街上隔空秀恩爱的动作引起了路人的注意,芊芊一下子满脸通红,她低着头走到陈肇面前,小声说道:「少爷,芊芊给你送饭来了,少爷以后能不能不要在街上大声喊芊芊,芊芊好害羞——」

  陈肇笑着摸了摸芊芊的脑袋,说道:「这有什么好害羞的,芊芊是我陈肇的人,我巴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芊芊这么可爱漂亮,我多自豪呀。」

  芊芊哪里听过这种级别的甜言蜜语,脸蛋更加红了,她深情的看了陈肇一眼,低声说道:「少爷饿了吧?我给少爷摆上饭菜!」

  两人走进屋里,钱飞一看是陈肇的侍女,瞬间就知道又能蹭一顿免费的豪华午饭了,芊芊很有礼貌的对钱飞行礼,钱飞满不在意的催促她布置饭菜,拿了自己的筷子往桌子前一座就等着开饭了。

  前几天陈肇回到家之后,稍微抱怨了一句师傅家的饭菜花样有些简单,这一句细碎的家常话立刻被两位侍女记在了心里,二人请示了老爷和夫人,每天中午轮流给陈肇送饭,一开始陈肇还有些不习惯,现在也坦率的接受了两位侍女的好意。

  下午时分,陈肇怀揣着三本医学名著告别了师傅,回到了家中,他先探头往家里面望了望,陈璇这个小魔头如果先一步回来,肯定坐在门牙子上等陈肇,发现陈璇不在,陈肇就松了口气,给老爹老妈打个招呼,便一溜烟回到了自己房间,顺手把门给插上。

  「咔嚓。」陈肇闩上门的声音似乎是一种信号,刘月儿和芊芊两位侍女都放下手中的活,脸色微红的站在房中看着陈肇,那种带着期待和青涩爱意的目光让陈肇心中很是荡漾,恨不得马上把两人扑倒在床上云雨一番。

  「少爷回来啦。」刘月儿笑着说道,陈肇则直接把她揽进怀中,轻轻吻住她的双唇,刘月儿的胆子比芊芊要大很多,而且显然是个狂野派的妹子,两人双唇刚一接触,刘月儿就主动伸出舌头接纳陈肇,两人舌头卷在一起,陈肇一边享受刘月儿唇齿之间的甘甜,一边伸手轻轻抚摸她已经发育了不少的双峰,刘月儿一点都不抗拒,挺起胸膛任由陈肇索取。

  跟刘月儿温存了一阵子,接下来是芊芊,芊芊就青涩多了,她根本不敢主动伸舌头跟陈肇互动,每次都是陈肇对着她一阵进攻,芊芊的胸部还没怎么发育,但是她的臀瓣让陈肇很是着迷,圆润挺翘的小屁股相当有手感,陈肇毫不客气的把双手覆盖在芊芊的美臀上揉捏起来,芊芊双手环着陈肇的腰,害羞的表达着对少爷的爱意。

  亲完两个侍女,刘月儿笑嘻嘻的对芊芊打趣道:「芊芊,少爷就喜欢你那挺翘的小屁股,每次都急不可待的扑上来,我都有些羡慕了!」

  芊芊被刘月儿调戏了一下,赶紧组织语言反攻:「月儿姐不要取笑芊芊了,月儿姐的胸比我大这么多,是我羡慕月儿姐才对!」

  「行啦行啦!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心头肉,谁也别羡慕谁!」陈肇精神气十足,笑呵呵的把两人搂在怀里,一左一右在两人脸蛋上亲了一下。

  「少爷……」刘月儿的大腿顶在陈肇的胯下,陈肇已经有些规模的小兄弟已经暴怒着抬起了头。

  芊芊虽然也感受到了那种坚硬,但是天真无邪的她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一脸疑问的盯着陈肇胯下的凸起猛看。

  刘月儿毕竟是三姨娘身边的贴身侍女,对男女之事还是有一些知识的。
  陈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赶快严厉的拒绝我,否则我可能会忍不住……」

  刘月儿脸也红了起来,她把脸靠在陈肇胸前小声说道:「少爷今年也十一岁了,如果想要的话,只要节制一些,也不是——」

  陈肇听到这话,瞬间就下定了决心打算下手,结果刚张开嘴,话还没说出口,他的房门就被擂的震天响。

  「哥哥!哥哥!快出来配璇儿玩!」放学归来的陈璇在门外一边敲门一边大喊。

  陈肇浑身一个激灵,赶紧放开两人,慌张的找了个凳子坐在桌前,并且翘起二郎图掩饰自己胯下的尴尬,两位侍女则红着脸整理好衣服,芊芊走上前去开了门。

  陈璇像一阵旋风一样跑到了陈肇身边,双臂抱着陈肇的手臂喊道:「哥哥,陪璇儿出去玩!」

  陈肇一脸严肃,故作姿态的说道:「璇儿,放学回家跟父母请安没?」
  陈璇点了点头。

  「书包和文具放好没?」

  陈璇又点了点头。

  陈肇看了一眼陈璇的手,一双白皙的健康漂亮的手上染着些许的墨汁,「璇儿,先去洗了手,满手的墨,成何体统!」

  陈璇撇了撇嘴巴,在芊芊的服侍下去洗手了,陈肇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旁边的刘月儿则一脸促狭的看着他,轻声在陈肇耳边说道:「少爷,晚上月儿等着你。」
  陈肇听了这话,好不容易强行熄灭的欲火一下子又被勾了起来。

  一下午的时间,陈肇被陈璇拉着东跑西奔,两人先是放了风筝,陈肇说陈璇一点淑女气都没有,陈璇闹别扭,又要陈肇教她怎么当一个淑女,一直玩到晚饭时间才罢休。

  对于这个妹妹,现代穿越过来的陈肇自然心里门儿清,这个陈璇就是个兄控,眼里面就只有自己哥,陈肇一个前世今生加起来将近四十岁的男人跟一个十岁的兄控小妹妹相处确实有些尴尬,所以他能避开陈璇就避开她。

  晚上吃过饭,陈肇照例偷了肉菜带回自己房间,掌灯看了不到一个时辰的书之后准备睡觉。

  陈肇有些激动。

  现在正是盛夏时节,陈肇洗过澡之后来到床前,刘月儿穿着单薄的衣衫正坐在床上等着他呢。

  「月儿?」陈肇突然感觉自己在心理上还没准备好,毕竟对象是一个刚刚步入豆蔻年华的少女,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出卖了他,胯间已经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少爷,让月儿服侍你就寝。」刘月儿面色抚媚的看了陈肇一眼,站起身来走到陈肇面前,伸手脱去了陈肇的上衣。

  陈肇虽然前世的性经验也不算贫乏,但是他现在的身体是年少的,因此在荷尔蒙的刺激之下,陈肇面色通红。

  刘月儿故作镇定的拉下了陈肇的睡裤,陈肇坚挺的阴茎一下子跳了出来,已经有些心理准备的刘月儿还是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陈肇的阴茎根本不是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重量级,总长度十三厘米,一元硬币差不多粗细,一跳一跳的紫红色龟头更是粗大,刘月儿心中的害羞情绪一下子膨胀到了极点,她对男性阴茎的大小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三姨娘告诉她陈肇这个年纪的阴茎也就一个成年人小拇指一般大小,她好奇的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大小已经超模太多了!

  按照正常的发育进度,陈肇自然不可能拥有这种规模的生殖器,一年的时间下来,两位忠心的小侍女每天都能提供给他十点信仰点数,加上家人一些零星的进账,一年下来陈肇积攒了将近五千点信仰点数!

  五千点的信仰点数已经不是个小数目,「大量强化肱二头肌」这种能够切实提高战斗力的身体强化选项只需要100点,然而陈肇并没有选择强化身体的其它部分。

  「强化性能力」,整个身体强化选项之中,关于第三性征的强化就这么孤零零的一项,而且售价高达888点。

  陈肇问过山水先生很多次,这个强化性能力的具体效果是怎样的,山水先生只是笑嘻嘻的告诉他强化一次过后就知道了,陈肇很清楚,他胯下的小兄弟是否给力,关乎他能否获得大量的江山点数,更重要的是关乎他以后的性福生活,攒够第一个888之后陈肇就换了强化性能力。

  成果是相当可喜的,兑换过后的当天晚上,陈肇就做了个春梦,梦中一个看不清长相的丰腴女性不断撩拨着他的身体,胸前的一对至少E罩杯的大奶子,阴部的阴毛比较旺盛,她把陈肇按倒在地上,蹲在陈肇的身上把他的阴茎纳入进了阴道之中,陈肇还想趁机观察一下丰满女人的阴户,奈何眼前一对晃动的大奶子实在是太吸引目光,他不知道那种性交的刺激感是否真实,也感觉不到自己是否射精了,这种朦胧的意象一直在他的脑海之中飘来荡去,做爱的时间很长,女人一直在他身上上上下下,毫不间断的榨取着陈肇的精液,陈肇醒来的时刻,胯下的睡裤上已经一片泥泞。

  再仔细观察自己的小弟弟,成长程度突飞猛进,本来还只是一只耷拉在胯下的小麻雀,一夜之间阴毛长了不少,阴茎也有肉眼可见的成长,最关键的是性欲的提升,陈肇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有些渴望女人的身体了,在此之后陈肇毫不迟疑的把将近五千的信仰点数全部投入到了性能力强化上,所以现在才有了这种比同龄人强大无数倍的性器。

  当天早上芊芊过来服侍陈肇起床的时候,陈肇红着脸百般阻挠,芊芊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被陈肇讨厌了,差点没哭了鼻子,还好刘月儿懂一点男性知识,猜到陈肇可能是遗精了,有些强硬的把陈肇的被子掀开,空气中立刻弥漫出了略带腥臭的精液气息。

  在刘月儿的世界观之中,男人遗精,女人初潮之后就可以做爱了。

  「芊芊呢?」陈肇情绪有些激动,有些莽撞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少爷,月儿不讨你喜欢吗?非要芊芊来……」刘月儿有些幽怨的看了陈肇一眼。

  陈肇立刻知道自己的问题有些失礼,他摇头说道:「不是,只是单纯的好奇——」

  「芊芊来月事了,等月儿来了月事,就换芊芊来服侍少爷。」

  「原来如此。」

  陈肇说完,便把手伸向了刘月儿的单薄的衣衫,刘月儿虽然有些羞涩,但是她内心是毫不抗拒的,任由陈肇脱光。

  单衣后面还是那个淡红色的主腰内衣,肚兜勉强遮住了刘月儿的胸部和下体,陈肇伸手按在刘月儿胸前轻轻按捏,那对盈盈可握的乳球相当柔软,隔着一层布料也能感受到那种温和的手感,刘月儿解开背后的红绳,肚兜内衣被她抛在床上,刘月儿的裸体展现在了陈肇眼前。

  挺翘粉嫩的乳头,如羊脂一般白皙丝滑的小腹,下面则是覆盖着一层薄薄阴毛的阴户,陈肇上前一步,龟头立刻顶在了刘月儿的阴蒂附近,刘月儿敏感的呻吟了一声,陈肇抚摸着刘月儿全身上下,跟她接吻起来。

  刘月儿的反馈很积极,她的一只手轻抚着陈肇的侧脸,另一只手则轻轻握着陈肇坚硬如铁的肉棒,感受陈肇传递给她的灼热温度。

  两具灼热的青春肉体交织在一起,陈肇把刘月儿按倒在床上,刘月儿知道应该怎么做,她叉开双腿把自己的桃花源展现在陈肇面前。

  陈肇有些呆滞的看着刘月儿那柔软粉嫩的阴唇,还有那颗水灵的阴蒂,深深的迟疑了。

  「少爷……少爷不知道在哪里么?月儿帮你。」刘月儿发现自己下体被陈肇盯着看,一开始还有些害羞,等了一阵子之后发现陈肇还没动作,她以为陈肇是完全没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做。

  刘月儿轻轻抓住陈肇的阴茎,引导着他把龟头抵在了阴道口。

  陈肇没有进入,他突然趴倒在刘月儿身上,轻轻闻着刘月儿脖颈之间的甜美少女气息,说道:「算了,还是算了。」

  刘月儿心中猛地一颤,她有些难过的在陈肇耳边喃喃道:「果然还是想要芊芊吗?」

  陈肇摇了摇头,他抬起头看着刘月儿,深情的对她说道:「我的年龄也许够了,但是你还不可以,如果你有了孩子,对你的身体是一种负担,在等两年,我一定要你给我生个大胖小子。」

  刘月儿心中的哀伤一下子化为了喜悦,原来是少爷怜惜自己。

  「少爷,我怎么都依你。」

  陈肇仰面躺在床上,阴茎坚挺的一柱擎天,他把刘月儿拉进怀里面,笑着说道:「现在你要负责给我的小兄弟泄火,否则我今天晚上是别想睡了。」

  刘月儿有些不太懂如何帮忙,陈肇抓着她的小手放在阴茎上,刘月儿有些领悟了,她轻轻的揉搓着陈肇的阴茎,三姨娘多次告诫她,男人的阳具是很敏感的,她不敢用力,只能用近乎于摩挲的方式撸动陈肇的肉棒,陈肇伸手摸着刘月儿的阴唇,是不是的刺激一下她的阴蒂,刘月儿被陈肇弄得来了感觉,她双腿紧紧夹着陈肇的手,似乎在诉求更多的抚弄。

  「啊……少爷……月儿好奇怪……」

  「月儿,你可以用力一些。」陈肇被刘月儿抚摸的不上不下,阴茎上这种丝丝麻麻的感觉实在是不过瘾。

  「嗯,我知道了。」刘月儿把头靠在陈肇胸前,低头看着陈肇的阴茎,稍微用了点力量,陈肇一下子有了感觉,他也开始同步抚弄刘月儿的阴户,刘月儿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一上一下的撸动着。

  陈肇的身体毕竟是第一次接受这种性刺激,如此妩媚的豆蔻少女趴在自己怀里帮自己打飞机,刺激程度不言而喻,他感受着刘月儿阴户的紧缩程度,判断出刘月儿可能也要来了,便快速的逗弄起她的阴蒂来,刘月儿一下子呻吟出声,两人互相爱抚着对方的性器官,同时迎来了第一次性高潮!

  陈肇感觉有不少温热的液体从刘月儿的阴道口涌了出来,与此同时,触电般的性快感涌上了他的后腰,大量的精液汹涌的喷射而出,刘月儿睁大眼睛,一边感受着下体阴道抽搐的快感,一边惊讶的看着陈肇射精,射精的力道太强力了,喷射的很高,龟头射出十多次精液之后才停了下来。

  「少爷……原来能出这么多的吗?三少奶奶告诉我说,出精量多的也就一茶杯底,少爷你这次出精怎么这么多啊?」刘月儿欣喜的瞪大眼睛看着陈肇。
  陈肇舒出一口气,笑着说道:「这还用问?当然是你少爷我厉害啊。」说罢,他把手从刘月儿下体抽出来,看着手指上刘月儿晶亮的爱液,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品尝起来。

  刘月儿一脸惊讶,然后慌忙的抱住陈肇的手喊道:「少爷不可!这是脏物——」

  「什么脏物?这是我宝贝月儿的爱液,那就是我的宝贝,怎么会是脏物呢?」
  刘月儿呆呆的看着陈肇,她的心脏跳动的更加激烈,然后轻轻扭动水蛇一般的腰,伏在陈肇的肚子上,一点一点舔舐着那些白浊的精液,毫不迟疑的吞咽下肚。

  「少爷,我要跟你一辈子……」刘月儿一边认真清理精液,一边深情的对陈肇告白,陈肇微笑着抚摸着她的脸。

  「你哪里也跑不了,永远是少爷我的!」

  整夜,陈肇都跟刘月儿沉溺在爱欲之中,刘月儿帮陈肇打出来三发,一直弄到天蒙蒙发白才罢休,两具年轻的肉体互相交织在一起,沉沉的睡了过去。
  两人睡着之后,芊芊从偏房门口探出头,轻手轻脚的为两人盖好被子,她一直在偷看观摩学习,看到两人恩爱的样子,芊芊心中并无嫉妒,只是升起了对未来无限的憧憬,她微笑着看着两人熟睡的脸,心想自己以后也可以跟少爷这般亲昵,便欣喜不已。

  第二天,陈肇一觉睡到上午十点多才起床,床上已经只有他一人,昨夜的旑妮风光还历历在目。

  「少爷醒啦。」在院子里面不知道忙些什么的刘月儿听到声音,在门外探头进来。

  「嗯,月儿,什么时间了?」陈肇问道。

  「回少爷,已经是巳时了。」刘月儿走到陈肇身边说道。

  「糟糕,已经这个时辰了,师傅怕是已经等急啦!」陈肇一惊,赶忙跳下床来。

  「少爷慢点,月儿卯时时分就起床去杭州府给少爷请假了,月儿想少爷肯定累了起不来,毕竟昨天晚上……」刘月儿红着脸说道。

  陈肇点了点头,芊芊这时也走进门来,一男两女都有了些心照不宣的默契,陈肇在两个可爱侍女脸蛋上一人亲了一口,然后在两人的服侍下起床。

  「恭喜恭喜,主人昨天晚上收获了57点江山点数,如果能直接内射,性刺激和性爱评分会更加高的,收货能翻倍也说不定!」山水先生的声音在陈肇脑海中响了起来。

  「内射什么的……肯定不行!刘月儿还是年龄太小,万一真被我搞怀孕了会加重她的身体负担,本就是发育的时候,还是再等等吧。」

  「唉,反正也能拿到江山点数,就按照你自己的计划来吧。加上这一年来偷窥别人做爱,主人你也积攒了一百五十点江山点数了,不打算换点什么东西吗?」
  「我早就有打算了。」陈肇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这个时代的天空很干净,没有污染,没有雾霾,但是很快这片土地就会被一场痢疾瘟疫席卷。

  万历三年,一艘满载着货物的商船在宁波靠港,本应该生龙活虎的水手们全都面带菜色,一下船就有人开始呕吐,接应船只的港口官员并没有意识到,痢疾病毒已经举起了死亡的镰刀。

  一周后,宁波府开始出现大量的感染情况,上百人出现了腹泻呕吐的症状,宁波知府立刻采取了措施,隔离政策和集中治疗勉强控制住了瘟疫的爆发,然而瘟疫病毒随着货物的西迁,波及到了杭州府附近。

  陈肇一家人听到瘟疫开始流行的时候,已经是万历三年的秋天。

  今年陈肇十三岁,因为他经常锻炼身体,并且还使用了信仰点数换取身体素质,现在的陈肇看起来就像一个十六岁以上的青年,健壮的身体,浓密的毛发,炯炯有神的眼睛,都标志着他健康的体魄。

  陈肇从师钱飞两年,师徒关系依旧融洽,钱飞认为陈肇已经学会了他大半的本事,这种骇人的学习速度钱飞闻所未闻,陈肇没有出师自立门户的心思,钱飞也乐的天天从陈肇这里蹭吃蹭喝,两人在医馆之中已经不是以前那种师傅教徒弟学的相处模式,而是多有辩论,互相交流医学理念和知识,陈肇也从一开始完全不参与诊治,到现在扛起钱飞医馆的看病重任,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位合格的明代医生。

  陈肇今天跟往常一样,从钱飞的医馆搞定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在家附近他就看到了有不少佃户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一种微妙的气氛在陈家外围飘散着。
  陈肇皱着眉头回到家中,只见老爹陈八女身边围着她的母亲和五位姨娘,马管家、长工头子、佃户代表、小厮侍女,一大群人围在一起,不知道正在讨论什么。

  「哎呀,你们呀,动不动就要全家搬迁,这有什么好搬迁的?痢疾病现在还远在天边呢,都说宁波府穿了痢疾,也没见有人往西迁啊,别担心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陈八女正站在大院子中间发表演讲。

  「可是老爷,我们可都听说东边开始死人啦,宁波府具体情况不知道,周边的县城可都情况危急,咱们搬迁又不是舍弃这里的地头和房子,先去亲戚家躲一躲瘟疫,等风头过去了再回来嘛。」陈肇的娘亲站在陈八女身边担忧的说道。
  挠头不已的陈八女一眼看到了回来的陈肇,他赶紧对陈肇招了招手喊道:「我儿!回来的正好,咱家这不是就有一个学医的吗?咱们稳稳肇儿,听听他怎么说!」

  众人七嘴八舌的跟陈肇讲了痢疾瘟疫的传闻,陈肇一听就知道那场大瘟疫果不其然还是来了。

  「爹,娘,我个人认为咱们没必要搬家,但是必要的防护措施还是要做,我明天就去杭州府老师那边拿了药回来,这是一种预防药,服下去之后就能抵抗痢疾瘟疫,吃过之后就不会感染痢疾,家中也有中药,我配一些药,以备不时之需。」陈肇淡定的对众人说道。

  「你看,你们看!还是我儿有出息,这不一下子就解决了问题嘛,一个个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陈八女一听不用搬家,便彻底放松了下来。

  「儿呀,本以为你是一时兴起去学医,没想到真的学了真本事,这两年来家中的大病小疾都是你治好的,娘相信你,咱们不搬家了。」

  陈肇看大家都放松下来,又叮嘱他们不能掉以轻心,稍微普及了一下防疫知识,又让自己老爹准备召集周围为他们务农的佃户,以便明天分发疫苗之后,才回到自己房间。

  一回到自己的那个小院子,陈肇一眼就看到了两位已经亭亭玉立的侍女。
  现在已经不能称呼她们为小侍女了,刘月儿本就比陈肇大几岁,现在的她已经成熟了更多,芊芊虽然依旧纤细,可爱单纯的风格依旧没有变化,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芊芊也有了别样的女人味道,不再是那个小女孩儿了。

  「少爷!」

  两位侍女跟陈肇的关系已经进步到了血浓于水的程度,她们一左一右飞奔着扑入到陈肇怀中,在陈肇的脸颊上送上香吻,表达着她们对自己主子的依恋之情。
  「少爷又长高了,现在芊芊点着脚尖都要够不到少爷的脸了。」芊芊双手环着陈肇的手臂撒娇,两年前的芊芊是绝对不敢有这种动作的,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陈肇那种随和的个性已经深入人心,芊芊也经常会用肢体去主动接触陈肇。
  「你们两个也发育不少,越来越漂亮了。」陈肇毫不吝啬他的夸奖之词,顺便伸手在两位侍女的挺翘屁股上揩了把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